14292244_1294042093940265_5677850389565734524_n.jpg

第1集

金裕貞飾演的洪羅溫(洪三郎)是位「戀愛專家」,洪羅溫教盧大根(車太鉉)戀愛的秘訣,讓他與徐恩慧修成正果。雖然後來才知道盧大根與徐恩惠是下人與少夫人的關係,兩人和洪羅溫也因此遭到官府通緝。

朴寶劍飾演的王世子李韺,原本以為他相當認真地和老師學習,沒想到他與老師做了小抄、一搭一唱,還衣衫不整,讓皇上十分生氣。

李韺脫下王世子的衣服到街上,剛好看到洪羅溫與藝人團在表演。他們拿皇上與王世子開玩笑,令李韺相當生氣,他當場斥喝這些人。現場民眾只覺得莫名其妙,因為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分。

洪羅溫答應鄭少爺與心儀的女子(李韺的妹妹)明溫公主見面,沒想到出現的竟是一位男子。她為了成全這段不被成全的戀情(以為是男男戀),與李韺打交道,還和他去吃湯飯。

李韺要洪羅溫帶他去看看他是哪一家的少爺,結果洪羅溫帶他去之前被追債時,別人挖好的土坑。洪羅溫把李韺推下去,結果李韺也把洪羅溫拉下去了。原本李韺要洪羅溫給他當墊背爬出土坑,但洪羅溫那個小身版,哪承受得住,洪羅溫爬出之後自己先逃走了,那時的她還不曉得李韺的真實身分。李韺喊著「再次相見時你一定會後悔的!」,而洪羅溫說,再相見的時候讓她做李韺的小狗也可以。

逃出的洪羅溫看到之前幫助的男人與那位少夫人被通緝,還有自己的畫像也被貼在布告欄上,相當懊惱。此時,李韺的表哥金胤聖(B1A4振永 飾)路過,他認出那對男女是自己下船時看到的、相當幸福的情侶,也看出洪羅溫就是布告欄上的人。抱著想要逗逗洪羅溫的心情,問了官府的人若是洪羅溫被抓到會怎麼樣並打算離開。結果金胤聖並沒有一走了之,反而拯救了洪羅溫。

但洪羅溫後來又被債主抓走,原來他們把洪羅溫賣了,要進去皇宮裡當內官。女兒身的洪羅溫覺得相當荒謬,聰明的她趁著嚴官喝醉酒、神智不清時,在大腿內側刺了自己一刀。隔天清醒過來的嚴官看到洪羅溫下身全都是血,以為手術已經完成。

洪羅溫忍痛自行包紮,卸下男生裝扮的她就是絕世美女。她回想過去,母親要她把自己當成男生,那是一段悲傷的回憶…

進宮的洪羅溫知道他們還要再接受身體檢查,覺得不妥,於是半夜連忙想要逃走。走著走著,居然遇到花草書生!兩人想起在土坑裡的畫面。李韺露出覺得有趣的笑容,表示他們又見面了,洪羅溫可是說過要當他的小狗呢!

 

第2集

洪羅溫以為李韺是別監,說盡好話想辦法要逃離宮內,可是無法如願,歷經宮內的身體檢查也都能陰錯陽差 順利通過,就連最後一項筆試交了白卷,以為筆試不過就能出宮,卻在李韺的幫助威脅下通過。

中宮娘娘傳來暈倒的消息,原來是有了身孕,一直以來對皇位虎視眈眈的金憲,與朝中的判書3人一起籌謀著如果能產下皇子,當初想盡辦法讓自己女兒當上中宮娘娘為的就要推倒李韺讓新皇子坐上王位。

樂溫被成內官命令去金憲府幫忙,要他去抓20隻山雞,陰錯陽差之下又與 金胤聖 遇見,兩次的身體接觸讓 金胤聖 認出,樂溫是女人,但這件事他也沒拆穿。

金胤聖 是金憲的孫子,他跟 李韺曾經是從小玩再一起感情很好的朋友,金憲曾找人偷偷地幫 李韺 看相,看相的說 李韺雖然有王者之相,但是會短命,而一起遊玩的 金胤聖 卻有王者面相。

失魂落魄的明溫公主要審閱最夠一關的試卷,看見樂溫的試卷,泣不成聲因為這句話在自己收到的情書上也曾出現過,找出當初的情書比對筆跡竟然一模一樣,盛怒之下把要等待被通知部通過考核的樂溫抓入牢裡,此時公主才知道原來鄭少爺的情書樂溫是代筆人,生氣之下舉起劍要殺了樂溫.........

 

 

第3集

李韺(朴寶劍 飾)聽聞明恩公主(鄭慧星 飾)發現洪羅溫(金裕貞 飾)代筆寫情書,公主相當憤怒,作為哥哥的李韺以王世子的身分現身,但臣子們不得直視世子,於是羅溫的頭低低的,沒有發現李韺就是「花草書生」。李韺向妹妹說把羅溫交給他處置,但心地善良的公主為羅溫求情。

交了白卷的羅溫,以為內官考試會「不通」。李韺看完羅溫的白卷後,想到羅溫其實早就告訴過他答案了(在資泫堂外說過的「心靈雞湯」),於是給羅溫「通」。

羅溫被派去服侍淑儀娘娘,娘娘請羅溫照顧永恩公主和花園。羅溫幫淑儀送信給皇上時,才曉得不管怎樣,皇上都只會回覆空白信件。機智的羅溫把信夾在奏摺裡,也順利得到皇上親手回信。沒有想到的是打開信件時,看到的還是一張白紙,羅溫相當氣餒,而淑儀萬念俱灰,要羅溫幫她把七年來的信全部銷毀。

就在羅溫準備要把信燒掉時,金兵沿(郭東延 飾)突然想到,那封很香、很香的信,可能有玄機。果然,用火烘信紙,文字就跑出來了。信上交代的是皇上對淑儀的思念之情,淑儀赴約和皇上見面,兩人眼眶泛紅,遠方的李韺和羅溫相當感動…

李韺原本相當埋怨皇上,七年前母親去世時,身為父親的皇上什麼事都沒有做;而給李韺許多安慰的淑儀,如今有病在身,皇上也不聞不問。通過羅溫傳達給皇上的那封信,李韺才曉得皇上什麼都不做,是為了保護他。他向皇上建議,命令他「代理聽證」。

羅溫在送信給皇上時,遭遇中殿娘娘的刁難,還被打了一巴掌。看到此景的金胤聖(B1A4振永 飾)帶羅溫到一旁「偷閒」,他告訴羅溫日後宮中生活還有許多艱難的事情,而羅溫相當感謝胤聖的「不過問」。

羅溫被調到東宮殿。李韺正在書房看書,羅溫要李韺趕快離開,當時的她還不知道李韺就是世子。而李韺想到與羅溫相處的點點滴滴,羅溫把他當成朋友,為他加油打氣。兵沿也說過,反正羅溫遲早都會知道李韺的真實身分,何不自己告訴他呢?最終,李韺對羅溫說出自己的名字,而羅溫也知曉了「花草書生」是「世子」的事實。

第4集

洪羅溫得知花草書生就是王世子,大為驚訝,對於之前對王世子的失禮感到驚慌,面對他的態度也變得有距離感。 然而,李韺看到洪羅溫這樣卻更加失落了,說:「只有兩個人的時候仍然可以把我當朋友。 不,我命你這樣做。 明白了嗎? 」

女扮男裝的洪羅溫和世子經常互開玩笑,有一種微妙的氛圍。 洪羅溫幫李韺整理衣襟,踮起腳尖為他戴上翼善冠,而李韺也調皮地踮起腳尖,洪羅溫搖晃幾下,撲倒在李韺懷裡。

李韺熬夜為迎接清朝使臣做準備,疲倦得伏在桌上睡著了,洪羅溫看著他的臉,十分心疼。 此時剛好有臣子要進來,洪羅溫怕大家發現她在王的居所一同過夜,驚慌之下開始打嗝。 李韺醒來,讓臣子都退下了,一邊揉亂洪羅溫的頭髮一邊說:「男孩子怎麼這麼膽小。 」

皇上要把兵權以外的權力交給 李韺打理,眾臣都反對,金憲一黨更是以要更換需要得到清國的同意這個理由來阻止,於是 李韺就用說趁著皇上生日宴會的機會來向清朝提出申請,於是 李韺便著手開始籌辦皇上的生日宴, 李韺找了宮外有名的妓生,要編排舞蹈卻被金憲認為世子沉迷女色醉生夢死, 李韺命樂溫跟在身邊記錄下宴會的所有細節,當晚在 李韺房內整理白天舞蹈的動作, 李韺對樂溫能夠過目不忘的能力驚嘆不已。

同時,金胤聖知道洪羅溫其實是女生,對她的感情也漸漸清楚了。 兩人一起出宮的路上突然下起了雨,金胤聖拉著洪羅溫的手一起躲進屋簷下,還讓她披上蓋頭擋雨。
洪羅溫拒絕了,問他:「您不是說這是送給尊貴的人的禮物嗎? 」金胤聖說:「可能要等一段時間,那個人才會開心地收下這件衣服。」令人不禁揣測金胤聖贈送蓋頭的對象就是洪羅溫。

金胤聖去拿雨傘時,李韺出現在披著蓋頭的洪羅溫身邊。 洪羅溫見狀想回避,李韺說:「稍等一下吧。 很快就會停了。 」洪羅溫回答的聲音讓李韺覺得很耳熟,李韺想看一眼她的容貌,這時金胤聖出現了。 李韺命洪羅溫抬頭,金胤聖為了掩蓋她是女生的事實,說:「這是我的女人。」

宴會當晚表演主舞的妓生(愛心)在中宮娘娘的要脅下逃離,只為了讓 李韺的宴會出糗,樂溫知道這次的宴會對 李韺 非常重要,於是換上了舞服臉蒙輕紗,走出去跳了這段獨舞,這段獨舞讓 李韺想起自己母親,舞蹈的中間世子要金憲讀誦對皇上的賀詞,詞中讀著對皇上的效忠之詞,眾人驚訝不已,因為中了 李韺的招,樂溫也趁機逃離舞台,宴會結束  李韺 四處找尋 舞者的下落,就在樂溫快被發現之時被 金胤聖 拉入草叢躲藏......

 

第5集

遍尋不著舞者的李韺心中滿是疑惑,因為知道舞蹈細節 除了舞者(愛心),那就是樂溫。

明溫公主邀樂溫一起遊船,在船上公主問樂溫代筆寫的情書是不是鄭公子的真實感情,樂溫說鄭公子對公主是一片真心,公主看出樂溫咳嗽身體不適,就下令划船回去,但是又想起情書上寫的一段故事,生氣之下在船上站了起來,船身搖晃不已,這時樂溫摔落湖裡,在岸上的 李韺 看見後,不假思索的就跳下湖裡救出樂溫,自水底救出樂溫的舉動被 金胤聖看見,上岸後張內官斥責樂溫,世子也本要將手上的衣服給樂溫披上,被張內官制止。

金胤聖 看見樂溫獨自一人回到資泫堂,就為樂溫披上衣服,並說出知道樂溫室女的也會為他保守秘密,希望樂溫能夠信任自己。

當晚樂溫發高燒, 李韺來到資泫堂,發燒夢中樂溫說出與母親在中秋節放風燈中失散,發燒中的樂溫把世子誤認成金兵沿,說自己夢到了媽媽,然後又昏睡過去。

世子(朴寶劍飾演)與洪樂瑥(金裕貞飾演)一起出宮放天燈的場景。樂瑥好奇問了世子,他的母親是怎麼樣的人,世子突然想起宴會上獨舞的女子。世子說自己也覺得自己很荒唐,但總能在樂瑥身上看見別人的影子,某個女人…。 樂瑥因為世子的話嚇了一跳,胤聖(振永飾演)在這時出現,說自己和樂瑥已經有約了,世子一臉不悅,在樂瑥選擇和胤聖走時,拉住了樂瑥的手,說:「她是我的人」。

 

第6集

李韺對和金胤聖外出休假歸來的洪羅溫很生氣,讓她去東宮外面幹活。 雖然看不到洪羅溫,但李韺讀書時看到洪羅溫的塗鴉,仍然不禁回想曾經在一起的時光。

和洪羅溫拉開距離後,李韺感覺身體不舒服,便叫來太醫,說:「呼吸沉悶,會看到幻覺。」太醫說李韺得的是相思病:「此即所謂寡婦女僧之病。 把不能解開思戀之情的人放在了心裡。」

不僅李韺對洪羅溫的感情變深了,洪羅溫對李韺也用心良苦。 洪羅溫被中國使臣喚去,遭到戲弄,但聽到這句話後卻決定為了李韺忍下這口氣:「你所侍奉的東宮的命運就靠我這三寸不爛之舌了,知不知道?」

然而,李韺得知洪羅溫因為使臣而捲入麻煩後大為震怒,甚至對使臣拔刀相向。 李韺思念被關在獄中的洪羅溫,瞞著宮中臣子們溜出了東宮殿,對洪羅溫說:「答應我一件事。 以後不管遇到什麼事,都不要為了別人而忍耐,尤其是為了我。 回答我。 說不會再那樣做了。」

然而,洪羅溫卻不顧李韺的囑咐,一直到最後,她所作的決定都是為李韺著想:「殿下應當忍耐。 不是為我,是為了百姓,因為你是這國家的世子。」

李韺發現使臣在做走私,救出了被帶走的洪羅溫。 李韺說:「我好怕自己晚了。 因為看不見你,更生氣、更覺得要瘋了。 所以,留在我身邊吧。」

 

第7集

李韺 和 兵沿 救回了樂溫回到宮中,樂溫又提起了發燒當晚兵沿對他的照顧,兵沿否認,並提起了兵沿曾經說過自己喜歡在宮裡的感覺,就是宮裡有自己喜歡的人。

中宮娘娘跟成內官討論著 李韺的所作所為,無意間說了宮中的傳聞, 李韺喜好男色,於是中宮就對樂溫的身分感興趣。

金胤聖畫了一幅又一幅的樂溫畫像,此時金憲又告知已經幫他給禮判的女兒(趙 嘏妍 )提親,希望藉由聯姻壯大勢力。

樂溫無意間發現馬內官跟宮女的私情,馬內官要脅他閉嘴,因為宮內嚴禁私情, 李韺告誡樂溫別管這種沒有結果事情,樂溫說 感情的事情身不由己,就算是沒有結果也不能隱藏自己愛慕的心。在樂溫的幫助之下馬內官用布偶劇對宮女說出了心中的愛慕之情。成內官闖進劇場並押走了樂溫, 李韺聽聞之後趕到現場,中宮娘娘當著 李韺的面打了樂溫的耳光, 李韺公開威脅中宮,並帶走了樂溫 李韺走後中宮說出 這是一個男人看著心愛的人 的眼神。

成內官要再檢查樂溫內官的身分要他脫下褲子,此時馬內官近來解圍,在檢查表上蓋了"通"的驗章,樂溫問著馬內官何時知道他是女人的身分,馬內官說就在舞宴當晚知道,馬內官感謝樂溫幫他跟月熙宮女的事情。

李韺把樂溫叫來後花園,告訴樂溫不希望她以內官的身分待在身邊,他無法面對這份混亂的愛,但是他想通了,雖然這是不可能的愛但是他要遵從內心的聲音試試看,於是摟住樂溫吻了她...

14352035_261867987546464_6683717123309138032_o.jpg

 

第8集

原來李暎(朴寶劍飾演)在向樂瑥(金裕貞飾演)告白前,就已經知道她是女人。之後他沒有多問,只是喜歡逗著樂瑥看她驚慌的表情,也不在意他人異樣的眼光,展開了專屬於兩個人的羅曼史。

李韺 給馬內官跟月熙 開出了出宮的證明,並刪除了兩人在宮中的紀錄,要他們兩人出宮好好生活。樂溫告訴馬內官他們是他撮合的第30對有情人,馬內官則告訴樂溫要他自己好好住自身邊的人,有兩個人對他愛慕至深。

明溫公主要到寺院去以高憎的飲食方式減肥, 嘏妍一點質疑,此時明溫公主拿出一本男女情事的書,被 嘏妍 搶了去看, 嘏妍 找到了書的作者樂溫來討教要如何博取心上人的喜愛,樂溫也毫無保留的教授,並跟 嘏妍 說像他這樣毫無保留喜愛的心一定會有好的結果。

世子很擔心裝作男人的樂瑥會很累,於是在草地上讓她靠著自己休息。面對一直強調自己是男人的樂瑥,李暎說:你的眼睛、鼻子、嘴唇都是不折不扣的男人,我是被你的堅強給吸引了。(樂瑥聽得都發愣了)

李韺 初理朝政卻被金憲一黨的人排擠耍弄,看見案上一堆朝臣請假的卷軸心中不爽也不得不暗自吞下,後來世子因朝政的事情煩心,樂瑥遞上了點心說:您嘗一嘗,甜食是心情變好的特效藥。世子問樂瑥:我面對可能無法勝利的對手時要怎麼做?樂瑥說:要一直鬥爭,鬥爭到無法進行鬥爭時。樂瑥笑了笑,世子便一把抱住樂瑥,並將點心塞到樂瑥嘴裡,說:是啊特效藥,就是你啊!

金憲對於當初洪景來一案還是仍有顧忌,於是派人到處打聽洪景來女兒的下落,同時 李韺 也要兵沿一定要比金憲一黨更提早找出洪景來女兒的下落。

李韺 心事重重的從金憲家中出來走在街上,一個小販向他兜售兩個串再一起的手鍊(永恆之鍊),此時 嘏妍 也正好出現拿起手鍊, 嘏妍 就認為這是命中注定的緣分。 李韺 發現兵沿被追殺,追了過去過程中撿到一個面具,正在狐疑之際 李韺 告訴兵沿、他是自己最相信的人。

當晚 李韺 跟樂溫 在書庫相遇,樂溫問 李韺 有沒有喜歡的女人, 李韺 說有,樂溫誤以為那個女子是 嘏妍 ,難過之下對 世子說 因為自己不知道你的心意總處於內心不安之中,也說了自己的心不屬於  李韺 就難過地離開了書庫。

隔日一早李暎來到資泫堂送給樂瑥一條手鏈,並對她說:這是正好適合漂亮女人的裝飾品。看到樂瑥愣住,李暎又說:我不是說我有喜歡的人嗎,我喜歡的女人,就在我面前,現在我會把你當做這世上最珍貴的女人,這樣可以嗎?

 

9-18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a(宅妹) 的頭像
Hana(宅妹)

Hana-宅妹的世界

Hana(宅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