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發不動產》為韓國KBS推出的新劇,故事圍繞在 大發不動產 這間老舊的公司,結合了 驅魔、恐怖、搞笑、浪漫的元素。劇情講述: 身為大發不動產社長 洪智雅,擁有驅魔能力,以驅走鬧鬼的房子做淨化後高價出售。在一次的驅鬼中遇上了以鬼怪斂財的騙子 吳仁汎,結下不解之緣的兩人展開一個又一個的奇幻故事。2021年4月14日首播。

大發不動產.jpg

洪智雅 / 張娜拉 飾演: 大發不動產的社長兼驅魔師,繼承了母親的驅魔能力,外表冷漠,脾氣十分暴躁,能驅走鬧鬼的凶宅,斬斷鬼魂對於人世間的執著牽絆。

吳仁范 / 鄭容和 飾演: 是個聰明的騙子,有著敏捷的觀察力,不信鬼神的他,到處找尋房產,製造鬼魅靈異從中斂財。

許室長 / 姜洪錫 飾演: 是吳仁范的搭檔,將每次騙來的錢都存起來,夢想是為家人買整排別墅。

朱事務長 / 姜末今 飾演: 專門處理大發不動產買賣的工作,受過智雅母親的恩惠,在洪智雅身邊照顧她多年。

 


劇情分集 🔻🔻🔻🔻🔻🔻

第一集   驅魔的大發不動產

大發不動產有著特殊的營業時間: 從日落到日出,洪智雅接受鬧鬼屋主的委託前往驅魔後,仲介賣屋賺取佣金。吳仁范專門找尋有利可圖的房產,假冒研究靈異的博士,在屋內製造靈異鬼魅,詐騙屋主進行斂財。洪智雅一直住在母親留下的老屋內,因為母親-洪美珍,死後冤魂不散住在屋內,她無法拋下母親離開,身為驅魔師的她,無法送走母親的靈魂,一直以來都在尋找能送走母親的靈媒。

吳仁范相中一棟商業大樓,進駐的租戶不是死亡就是受傷,所以打算進入設計詐騙業主夫妻。業主在一次疑似中邪後找上了洪智雅,原來當初在購得大樓後才知有兩人在大樓內跳樓自殺,所以希望她能進物業內幫她驅走鬼魂。

吳仁范以為能順利騙到業主太太購買儀器驅鬼,沒想到先生卻說已經將這裡委託給大發不動產。不甘心的吳仁范主動找上了大發不動產。都鶴建設公司長時間來覬覦大發不動產這房子,經常派黑幫-金泰鎮來恐嚇洪智雅,任憑洪智雅跟他們說房子有母親的鬼魂,也無人相信。

夜幕來臨,驅魔行前洪智雅交代大樓內務必要淨空,他帶著亨植來到大樓內,準備收服兩名相纏的鬼魂,而白天在大發不動產吃鱉的吳仁范,偷偷進入大樓內架設更精密的儀器,勢必要賺到這筆錢,只是他不只目睹了洪智雅的驅魔,還讓逃走的冤靈附身在他身上。

 

第二集   一起合作吧

吳仁范從小被叔叔交代不可將身上的項鍊取下,在救墜樓亨值時,項鍊被扯斷,鬼魂宇鎮才得以附身到他身上,並擁有了梁宇鎮生前的記憶,吳仁范強烈的否認自己有靈媒的體質,可附身在他身上的梁宇鎮,一次又一次的帶他回到生前的老家。洪智雅對吳仁范起了好奇之心,因為這是她第一次驅魔沒有接收到冤魂的生前執念的記憶,也許吳仁范就是那個可以送走她母親的靈媒,於是她想盡方法要找到吳仁范。

大發不動產

知名美術館的館長李恩惠,為了擴大規模計畫遷移到龍仁市一處舊工廠,但有鬧鬼的傳聞讓她不得安寧,因為疑似毒殺了自己丈夫,才讓美術館有她丈夫權牟振的鬼魂出現。因為這些事由,成為吳仁范的下一個目標。恰巧洪智雅追蹤游離魂魄來到了美術館,遇見了到現場布置裝神弄鬼的吳仁范,美術館內確實住著地縛的惡靈,正當洪智雅可以清楚看見惡靈長相時,頭上的看板掉下來,吳仁范將她撲倒救了她。美術館鬧鬼,只是館長李恩惠並不全然相信,美術館因要搬遷,急著將建物高價賣出,可是卻傳出鬧鬼,導致價格低落,不得已只好找上洪智雅驅魔。

吳仁范在美術館外等著洪智雅,當洪智雅開口要請他一起合作時,內心高興的一口答應,但他誤以為洪智雅是要與他一起合作詐騙。為了試驗吳仁范是不是自己要找的靈媒,將他帶回家試驗,他確實一步步通過考驗,安然無事上了二樓,只可惜最終她母親還是無法成功的附身在他身上,但之前答應的兩千萬酬勞還是會給他,同時、給了他一個新的護身項鍊,讓他戴在身上以免被邪靈附身。奇怪的是被智雅媽媽短暫附身的吳仁范,出現了一些小時候的記憶,小時候他與叔叔曾經出現在這屋內,讓他出現許多疑問,於是他提出了再次合作的提議。
 

第三集   吳仁范正視自己是靈媒

不想與騙子合作的智雅,一口回絕了他,並且讓朱室長打2千萬給他,當朱室長發現吳仁范竟然可以上二樓後,改變想法,希望智雅能與他一起合作,因為跟他一起驅魔可以提升智雅的體溫,讓智雅不那麼難受。

吳仁范好奇智雅給他的項鍊與叔叔給他的竟然一模一樣,在朱室長的牽線下,他與許室長一起跟簽下靈媒合作契約,住進了大發不動產的對面。即使簽約後,吳仁范還是不放棄要訛騙美術館。吳仁范想起智雅每次驅魔前都會點香爐,關於小時候片段記憶也許是那個香爐所致,於是趁智雅出門後,進入屋內偷取香爐,沒想到智雅提前回來,讓許室長慌了手腳,突然衝進屋內對智雅告白,成功了化解了吳仁范被發現的危機,逃出屋內的吳仁范以為成功偷出香爐,沒想到從包包內拿出的是一顆南瓜。

智雅清楚的看到冤魂的臉,讓朱室長找出死真的資料,為了找出冤魂的名字智雅親自來到美術館,遇到了展覽的畫家趙賢序,從他口中知道了替他作畫的死者名字叫金炳浩。洪智雅警告吳仁范別拿客戶的秘密使壞,不然會惹禍上身,沒想到吳仁范天真的要拿這秘密去勒索趙賢序,就在交涉時,吳仁范沒有戴項鍊讓金炳浩附身,瘋狂攻擊趙賢序,幸好洪智雅感到,重新把項鍊戴在吳仁范身上。

經歷洪智雅處理趙賢序畫作並非親自執筆的真相,館長李恩惠答應委託大發不動產處理美術館事務。不信鬼神的吳仁范,經過這件事與小時候的經歷,終於正視自己是靈媒的事實。在洪智雅的幫助下,吳仁范才被警局釋放,洪智雅帶著吳仁范準備驅離金炳浩的冤魂,點燃香爐成功的引出金炳浩的冤魂,可吳仁范卻反悔不願意拔下項鍊讓人附身,因為他從小就經常失去記憶,當他醒來後雙手都沾滿了血....

 

第四集   驅魔附身的後遺症

智雅想起小時候因不敢將銀針插入正在驅魔的母親胸口,間接害死了自己母親,這份內疚讓她無法釋懷,所以她向吳仁范保證不會再讓他醒來雙手沾滿鮮血。正當吳仁范猶豫時,洪智雅俐落的身手靠近吳仁范扯下項鍊,在鬼魂附身的瞬間,插上銀簪,而金炳浩放不下的記憶進入了吳仁范。吳仁范第一次感受到驅魔後可以得到冤魂的記憶這種後遺症感到痛苦,得知洪智雅獨自面對這種痛苦情緒有十年之久,對她的想法有點改觀。

驅魔後遺症會讓被附身的吳仁范留下冤魂的殘存記憶,這後遺症困擾著吳仁范,不但跑到醫院看望金炳浩的太太還無意識下畫了一幅作品,讓他想到可以解決金炳浩太太在醫院欠下龐大醫藥費。外界肯定會認為他畫的是趙賢序的真跡,他打算在宴會場上找到金主賣掉畫作,將這筆錢拿去給金炳浩太太的醫藥費,一直臥底在兩人身邊的大媽把這消息告訴了智雅,智雅氣沖沖地跑到會場上。

李恩惠因為洪智雅先前跟他的對話,在趙賢序的發表會上揭穿他找人代筆的真相,還會將真正作者金炳浩所有的畫作還給他的太太。吳仁范開心的認為這樣金炳浩太太就不缺醫藥費,那他可以放心地高價賣掉手上的畫,就在即將完成交易時,他看見畫框邊上留下一行字,吳仁范決定畫不賣將他送回給金炳浩太太。

大發不動產成功的幫美術館找到買家完成交易,吳仁范也賺到了合約上的佣金,原本還想靠金炳浩的冤魂多畫幾幅畫作來賣,沒想到金炳浩後遺症提早消失。他與許室長兩人在洪智雅面前裝可憐還有朱室長的幫忙下,決定在合作一個月,直到原先的靈媒 亨值的腳康復。都鶴建設一長期來想要大發不動產這塊地,都鶴成會長下達通令,命金泰鎮無論如何用暴力也要將洪智雅趕走。有之前見鬼經驗的金泰鎮,抱著視死如歸的精神來到大發不動產門前.........

大發不動產


第五集   怨魂的母愛

智雅認出在都賀建設會長身邊一名冤魂,就是她母親生前的最後一名客戶-吳成植,智雅好奇為何冤魂會一直在都鶴成身邊,於是讓朱室長找尋他的資料,吳成植因為一件都更案,業者與居民起了衝突,居民沒有拿到補償金被趕走,他一把火燒了貧民窟,因此燒死了7個人,因為自責所以自殺了,當時推動都更的黃金建設就是現在的都鶴建設。當時離開大發不動產的兩天後,因為一個貧民窟的都更案,都更業者與居民間爆發了衝突,居民們沒拿到補償金就被趕走,他一氣之下縱火燒了貧民窟,卻不小心燒死7條人命,過於自責才選擇自殺,而當年推動都更的黃金建設,就是都鶴建設的前身

智雅接下屋主的委託,查到在食堂辛苦打工,攢下的錢想買下Green公寓與女兒一起居住,卻落得被騙後心肌梗塞死亡,死後的冤魂執著的住在被騙的公寓內不願離開。前往驅魔後冤魂的記憶留在他們的身上,智雅與吳仁范不約而同地想找到當初訛騙的仲介黃社長。黃社長與都鶴建設勾結從事不法房屋相關買賣,都鶴建設是最大惡的來源,行賄官員為取得土地不擇手段。

雖然智雅與吳仁范找到了黃社長,但無法將他繩之以法,為了找到犯罪證據,於是電腦高手-許室長駭進黃社長的手機,將他與都鶴建設連收坑殺受害者的對話。但都鶴成很快的與黃社長切割關係,只輕描淡寫的願意對被害人發予補償金。智雅解決了Green公寓的冤魂後,說服的屋主別將房子賣掉,改以租賃的方式,五年後的獲利會更驚人。隨後、找上了冤魂的女兒,讓她以合理的價錢租入房子。智雅以另一種形式完成了冤魂母親對女兒的愛,這舉動讓在一旁的吳仁范對智雅另眼相看。

因網紅到鬧鬼的天和大廈內拍攝到鬼影的出現,因此鬧鬼的傳聞讓房子租不出去,地主找上了大發不動產,希望能順利將房子租出去。朱室長查到幾個月前一名23歲的青年-韓東熙在網吧內熬夜打了2天的電玩,凌晨暫時走出來時,心臟麻痺猝死。夜晚智雅帶著吳仁范來到大廈成功的將韓東熙收服後,智雅發現地下室桑拿房內還有別的冤魂,當她回過神來時,冤魂一把將她纏住抓入池水內....
 

第六集   吳成植的姪子--吳仁范

吳仁范救起了被鬼遮眼險些溺水的洪智雅,這次洪智雅的記憶又出現了母親死前那天,這次的記憶多了吳成植的手中抱著他的姪子進門來。

地下室冤魂的身分-李誠實,與好友在天和大廈頂樓承租開了麵包店,生意變好之後,連帶活絡附近商圈,地主也用他們店的招牌在附近開了一家變包店,隨後;地主以改建為由強行將他們趕出大廈,李誠實不甘心血化為烏有,天天找上地主經常引發爭執,直到李誠實找上地主太太,在汗蒸幕浴池因李誠實說出他們是為了私心,要讓女兒有麵包店才將他們趕出,引起地主太太心虛暴怒,兩人爭執之下失手殺了李誠實。洪智雅有了冤魂的名字,順利驅魔後,再三叮囑吳仁范要將冤魂記憶忘記。

大發不動產

朱室長查出吳成植的姪子是吳仁范,沒將這件事告訴洪智雅,只委婉的希望智雅能提早跟吳仁范解除合作關係。吳仁范有了李誠實被害死的記憶,千方百計地想去報警讓事情水落石出,遭到洪智雅冷漠的制止,因為這種毫無根據的報警只會為自己帶來困擾。其實;早期的洪智雅並非如此冷漠,而是鬼魂之說無法有證據讓警察相信。朱室長看出洪智雅對吳仁范有所不同,內心有些許擔心。

明明警告吳仁范要將李誠實的事忘記,可她還是幫吳仁范調查地主太太,最後還找到李誠實的屍體,令地主太太因恐懼內疚自曝罪刑,讓警察將她拘捕到案。吳仁范如此積極熱心讓李誠實的事,一度讓人以為他這個騙子有了改變,沒想到他轉身收了李誠實好友的酬謝金。 因為遲遲無法順利收購大發不動產的土地,都鶴成親自出馬,綁架了洪智雅,以吳仁范的性命要脅她簽下買賣契約,在洪智雅拒絕後,當他下令要殺了吳仁范,吳仁范的項鍊掉落,都鶴成身邊的冤魂附身在吳仁范身上.......

 

第七集   驅魔有時候是為了活著的人

吳仁范變了個人,死命抓住都鶴成,口口聲聲跟說: 把我的公寓還給我。洪智雅趕緊將項鍊給吳仁范戴上,而她清楚的看見在都鶴成身邊怨鬼就是吳成植。吳仁范在醫院醒來,洪智雅要他別再當靈媒。吳仁范好奇的問起為何她的母親長期來未能驅離,智雅說了也許驅魔師的冤魂本來很難送走,她的母親是個開朗帥氣善良的人,因為善良所以才會死,因為她的最後一個委託人,是殺害7條人命的縱火犯。洪智雅想要從當年受理吳成植自殺案的警員-鄭組長手中拿到當年的調查資料,

都鶴成調查出吳仁范是吳成植的姪子,這讓想起了20年前吳成植為了都鶴成在龍南村開發案受阻時,一把火燒了龍南村,沒想到死了7條人命,這些冤魂附身在他的姪子身上,因此他成了大發不動產的最後一名客戶。而都鶴成擔心他將真相暴露出來,於是允諾給他一間公寓後,害死了他,外界認為他是自殺身亡。吳仁范留有吳成植的記憶,他不相信自己的叔叔會是縱火殺人犯,他來到都鶴建設,見到了朱事務長與都鶴建設秘書見面。

劉英順的子女帶著她來到大發不動產委託將鬧鬼的房子賣掉,洪智雅見到劉英順非自願的想要賣掉房子,於是深入調查後,知道當年父親漸漸有失智的現象,她與弟弟照顧著日漸失智的父親。某日;姊弟為了將房子賣掉的事情爭吵後,父親失蹤了,她懷疑是弟弟殺害了父親,就此姊弟再也沒有聯絡。

Screenshot (2).png

智雅與吳仁范來驅魔後,吳仁范清楚的知道,當年劉英順的父親在失智狀態下短暫的清醒,他為了不再連累劉英順姊弟,拖著行動不便的身軀,投井自盡。洪智雅警告吳仁范,就算知道怨鬼的記憶也不要干涉別人的人生。洪智雅從事驅魔一開始也並非如此無情,一次又一次的挫折讓她知道善意地告知並不會帶來好的結果。但吳仁范還是告訴劉英順,父親的遺骸在枯井內。

這次的驅魔讓洪智雅覺得劉英順跟自己很像,對自己親人的死因毫無所知,虛度了這麼多年,也許是吳仁范影響了洪智雅,這回是洪智雅讓劉英順知道了當年的真相,劉英順雖然激動的暈了過去,但劉家姊弟解開了當年的誤會,劉英順的房子不賣了,她要回去充滿為回憶的房子養老。劉英順的委託案件撤銷後,洪智雅在整理驅魔檔案倉庫發現1979年驅魔檔案消失了,同時 朱事務長與吳仁范的住處都招人闖入翻箱倒櫃,而朱事務長慌張地找到一個木盒,裡面放的正式1979年驅魔檔案。
 

第八集   20年前的真相

洪智雅翻找了奶奶留下的驅魔檔案中發現了幾個相似點,就是災難出現時,都會有人看見沒有臉的人出現,而20年前吳成植手上抱的小孩就是無臉人。洪智雅不斷的翻找以前的驅魔錄,唯獨1979年的不見了,她懷疑是吳仁范將檔案偷走。

蘭德布公園公寓出現鬧鬼傳聞,一對父母來找洪智雅幫幫驅鬼,而那個怨鬼就是他們的女兒-恩星。他們認為恩星死於車禍,死得太冤才會游離在附近不願離開。金泰鎮可憐兮兮地出現在食堂前,因為都鶴成的關係落魄的希望吳仁范能夠收留他,引薦他到大發不動產工作。經過勘察後,洪智雅與吳仁范深夜來到公園前準備驅魔,恩星的母親突然出現,央求洪智雅希望能見恩星一面,雖然她無法見到恩星,在洪智雅的幫忙下,也許可以讓她聽到恩星的聲音。驅魔開始後,恩星出現了,聽見女兒的聲音讓她踏出了結界,恩星告訴了媽媽,她是因為玩到太晚回家怕被責罵,才會翻越圍籬,不小心摔落才導致死亡,恩星媽媽此刻才知、是自己害死了女兒,當初執意在社區內架起了圍籬只因另一區是低收入戶,不想降低自己社區的水平,沒想到因此害死自己的女兒。

怨鬼的記憶經由扎針傳遞,這次恩星不用扎銀針就自己順利地離開,讓洪智雅感覺很奇特。朱事務長在高中時因為懷孕而殺了自己的孩子,這件事讓她耿耿於懷。這是第二次案件跟洪智雅說的事實吻合,讓調查的員警從原本的認為巧合,到開始產生懷疑,而調查啟大發不動產的所有人。食堂老闆娘好心收留金泰鎮讓他在食堂內打工,但沒想到他是想臥底調查有關大發不動產的動向。

吳成植的姪子,關係著當年的真相,洪智雅循線來到養育他長大的奶奶住處。獨居罹癌的奶奶,吳仁范自高中離家後一次也沒有跟她連絡,讓奶奶誤會洪智雅是討債找上門,隨後、洪智雅得知原來她的孫子名叫 仁范後,一刻不留的就離開趕回家。面對眼前的吳仁范,質問他當真是20年前那個小孩,吳仁范坦言不諱,承認他就是想知道叔叔為何會死才會留在大發不動產,他要找出真相。憤怒的洪智雅告訴他,因為你是靈媒,如果不是你,我媽媽、你叔叔就不會死。

 

第九集   分道揚鑣

曾以為吳仁范是個能與她感同身受的好人,沒想到他卻是害死自己母親的人,洪智雅當下讓他離開,另找靈媒。吳仁范一心想找出當年的真相,不願相信疼愛他的叔叔會是壞人,他回到老家,見到叔叔留下的自白信,承認當年他放火燒了龍南村。

許志哲交友愛慕的對象崔秀晶,她經常租屋處見到鬼魂,每日過的驚恐不已房東又不願將租屋保證金提前退還,她在許志哲的建議下找上大發不動產。在調查下大樓內一個月前發生命案,死者李賢珠被殺,至今尚未抓到兇手。洪智雅探鬼後發現真有鬼魂,同時;員警至大樓內調查命案,見到洪智雅對著空氣喃喃自語,不相信鬼魂說的員警,懷疑洪智雅於是跟蹤了她。

洪智雅帶著玄植來到大樓地下室展開驅魔的儀式,躲在一旁的員警看在眼哩,當洪智雅要將銀針插入附身的玄植身上,員警突然出現一把抓住洪智雅,玄植趁機逃走。同時;秀晶的屋內被人侵入,原來就是這一段時間經常偷偷跟蹤他的人-馬甘泰,就在秀晶危險之際,李賢珠附身的玄植出現,他狠狠地教訓眼前這個當初殺了她的人。洪智雅趕到現場,正當她拔出銀針要插入怨鬼胸口時,她讀取了李賢珠的記憶,原來一個月前,李賢珠因為在電梯外認出了跟蹤秀晶的馬甘泰,一念間跟著進入電梯要幫秀晶,在電梯內惡徒轉移目標脅持了李賢珠,將她押至地下室殺害。驅魔的場景雖然都看在眼裡不可置信,但也將這一行人都帶到警局審問。

雖然有秀晶的供詞,還有洪智雅的證詞,但員警在沒有證據證明惡徒殺人下,只有將馬甘泰當場釋放。洪智雅受了驅魔後遺症影響,夜晚跑到了劇場內,吳仁范擔心的一路跟隨...
 

第十集   握手言和、一同找出真相

秀晶內心恐懼害怕的暫住大發不動產,她的害怕源自於內疚,當時她走出電梯明明看出李賢珠求救的眼神,她卻因害怕而退縮了。洪智雅為了讓她不再活在恐懼中,將李賢珠的故事都告訴她。於是秀晶鼓起勇氣提議用自己做餌,引出馬甘泰讓他承認了殺了李賢珠,而洪智雅卻一口答應幫忙,因為她不想讓秀晶像自己這般一輩子活在內就後悔中。

都鶴成為了開發案,在短時間內不擇手段要趕走大發不動產。金泰鎮臥底在食堂內,將洪智雅與吳仁范驅魔的儀式詳細的告訴了崔秘書。因為秀晶的勇敢為李賢珠揪出兇手,間接給了洪智雅鼓勵,她決定要對吳成植驅魔,只有這樣她才可以藉由吳成植的記憶知道當年的真相,這件事受到朱室長強力的反對,還以離職作為要脅,朱室長似乎想隱瞞20年前發生的事。洪智雅告訴了吳仁范,在都鶴成身邊的怨鬼就是吳成植,還讓他不要插手這件事,知道自己親人真實的面貌對他來說未必是件好事。

在吳仁范的說服下,她與洪智雅決定一起合作,騙出都鶴成要對他驅魔,只是深沉的都鶴成更早一步地設下陷阱,引出洪智雅與吳仁范到一處冷凍工廠,將她們關在冷凍庫內,同時;都鶴成約出朱室長,想要問到底洪智雅說她身邊有怨鬼的真偽!!! 被困在冷凍庫內求助無門的兩人,就在生命危險之時,洪智雅母親出現........

 

第十一集  洪智雅退魔吳成植

洪智雅與吳仁范被困冷凍庫,朱室長工地意外昏迷不醒,皆是都鶴成設局陷害。洪智雅被困冷凍庫,母親院靈的出現,讓她明白了母親並非地缚靈 離不開這屋內,而是一直依附在她身邊無法超脫的怨魂。洪智亞於是決定賣地產給都鶴成,唯一的條件就是讓她驅走都鶴成身邊的怨魂-吳成植,這是她深信只要有吳成植那天的記憶,可以知道20年前的真相。

朱室長與20年前處理這件事的員警鄭組長,長期保持聯繫,明知是都鶴成預謀殺人卻沒有實質證據。原來先前都鶴成綁架洪智雅,朱室長前去威脅都鶴成,只要他敢再動洪智雅,會把20年前都鶴成給吳成植的保證書公諸於世,因此才惹來這次都鶴成報復的殺機。

朱室長強烈阻止洪智雅對吳成植退魔,深怕當年的真相曝光會傷害洪智雅。現在無論有再多的理由也阻止不了洪智雅要驅魔,她想找出真相可以安然地送走母親。金振泰在餐館表面上洗心革面獲得大家的信任,私下將洪智雅的動向報告都鶴成。都鶴成不信鬼魂之說,卻也答應了洪智雅的提議,他要趁此機會解決掉洪智雅與吳仁范。

洪智雅的退魔儀式當晚,都鶴成早已在周遭安排手下伺機而出,吳仁范被綑綁在結界內,當吳成植附身在他身上洪智雅要用銀針將他退魔時,都鶴成手下群湧而上制伏洪智雅,附身的吳成植掙脫鐵鍊的綑綁,抓住都鶴成,驅魔的危險來到高點..........
 

第十二集   驅魔記憶的真相

雖然洪智雅為確保吳仁范的安全先行報警,在吳成植的附身下,瘋狂的吳仁范為了抓到都鶴成從高樓一躍而下。都鶴成終於相信吳成植怨魂就在他身邊,因為當年只有吳成植知道簽下的保證書的事。吳仁范明白是吳成植放火燒屋,他不是自殺,而是都鶴成將他殺害偽裝成自殺,但在他的記憶裡沒有屬於洪智雅母親的記憶。

依舊沒有證據可以證明都鶴成的罪刑,只有找到當年簽下的那張保證書。保證書的事讓躲在一旁的金振泰聽見了。吳仁范決定回到老家、告訴奶奶真相。奶奶始終相信自己的小兒子決不會自殺,病重的奶奶最終在家安然的離逝。吳仁范也在老家找到了保證書,可卻被金振泰趁機偷走,本想帶去給都鶴成邀功,就在聽了吳仁范恐嚇的言詞中,害怕的打消念頭。

朱室長終於可以出院,洪智雅來到家中幫她拿換洗衣物,無意間見到失蹤的1979驅魔紀錄。她憤怒的質問朱室長為何對她隱瞞,並說再也不會相信任何人的話,要自己找出真相。驅魔冊詳細的紀錄驅走雞子鬼的方法,當年洪母早就知道要驅走附身在吳仁范身上的怨鬼,驅魔師必須犧牲自己的生命,這麼多年洪智雅活在害死母親的內疚中,她無法原諒自己母親,逃避了這麼多年,她決定自己親自進入母親的記憶去探尋那晚驅走雞子鬼的真相....
 

第十三集   洪智雅難以承受的痛

洪美珍找到驅走雞子鬼唯一的方式,就是要犧牲被附身人的性命,吳成植聽到後極力阻止,導致附身在吳仁范身上的雞子鬼轉而附身在洪美珍身上,在洪母的呼喊下,洪智雅拿著銀針刺向母親的心臟。知道真相的洪智雅醒來後崩潰,當年是她親手殺了自己母親,洪智雅埋怨最信任的朱事務長隱瞞真相。朱事務長告訴吳仁范當年洪母原本是要殺死她再去警局自首,而他身上的項鍊是她交給吳成植的。

洪智雅來到青鹽找製作驅魔物的社長,說不想在當驅魔師了,但這是真的嗎,在寒夜中見到冷得發抖的怨鬼們就會心軟的洪智雅。洪智雅不想見到朱事務長,更不想見到吳仁范,她對來到青鹽找她的吳仁范說,看你活得好好的,這會提醒她母親是死在自己手裡。青鹽社長善意地告訴吳仁范如何能不成為怨鬼的方式,人不知道甚麼時候會死,所以沒有時間猶豫恐懼,想說的話要及時說出來,不管是抱歉、感謝、還是愛。同時還對想要逃離所有人的洪智雅說"就這樣身邊沒有任何人,獨自一人生活的話,跟怨鬼有什麼不同"。

都鶴成派人到處尋找帶著保證書藏匿的金振泰。許室長為了吳仁范,要拿出他努力存下買房的錢買下金振泰手中的保證書。都鶴建設開始強行讓社區內不願搬離的住戶簽下賣房契約。昌華食堂夫婦盼望找尋的兒子傳來死訊,洪智雅見到變成怨鬼的楊昌華出現在楊母身邊,而楊母也經常能見到兒子的鬼魂出現,楊母哭訴的來找洪智雅,拜託智雅,希望能送走怨鬼的兒子。不想在當驅魔師的洪智雅,還是心軟的找吳仁范一起來幫楊母......
 

第十四集...找出母親無法退魔的原因-後悔與執著

楊昌華的退魔失敗,原因是楊母對兒子的執著、不捨的愧疚讓兒子的怨魂無法離開。洪智雅才了解到,之所以無法送走母親,都是因為自己。吳仁范藉口跟許室長搬進了大發不動產,就近關心洪智雅。楊母煮了楊昌華愛的食物說這是送走他的最後一餐,哭著說要送走他,沒想到楊昌華在沒有銀針之下離開了。

許室長為了要拿到保證書,用大筆金錢為餌釣出金振泰。朱事務長守護了洪智雅10年,因為當年她沒能照顧好自己女兒,就連自己女兒怎麼死的她都不知道,因為內疚她承認殺了女兒而坐牢,出獄時洪智雅母親來找她,不只送走她女兒,也救了當時的她。金振泰走投無路躲回昌華食堂,受了楊母溫柔關心的感動,將他藏起來的保證書,還給了吳仁范。

朱事務長回到大發不動產,大家決定放手一搏要在更多怨鬼出現之前懲治都鶴成。除了將都鶴成犯罪證據交由警方處理、還要從都鶴成身邊忠心耿耿的崔秘書下手。崔秘書自小受了都鶴成的恩惠,對他忠心不二,洪智雅與她會面勸說也無法動搖讓她指證都鶴成。崔秘書與洪智雅見面的事情讓都鶴成知道後,讓律師設法讓崔秘書交保,當崔秘書搭上吳仁范的計程車,聽到都鶴成將20年前放火的事情全推給崔秘書後,動搖了她的心,在她回家門前打了電話給洪智雅說她願意出面作證,在這之前都鶴成也已派人到SKY公寓剪斷瓦斯管,在樓下的吳仁范發現狀況不對,要上公寓去救崔秘書,但就在崔秘書打開門後引發爆炸,公寓陷入火海。

洪智雅從新聞畫面看見SKY公寓大火,緊急的衝到現場找吳仁范,發現吳仁范的項鍊遺落在地上,吳仁范出現在眼前,而他已經變成怨魂附身的雞子鬼。
 

第十五集   封印雞子鬼

沒有確切的證據無法將都鶴成定罪,崔秘書曾告訴洪智雅有秘密帳冊可以證明都鶴成所犯下的罪,就在洪智雅找到帳冊的存放處後交給了警方,帳冊內的行賄證據所有與都鶴成相關勾結官員的惡行全都曝光,只可惜讓都鶴成逃走。

sky公寓爆炸死亡的怨魂成了雞子鬼,有許多人當場目擊,不斷的有人被雞子鬼害死,引發了許多恐慌、sky公寓業者急欲開放讓住戶回去住,洪智雅為了不讓這些悲劇繼續發生,要對雞子鬼用使用封印的方將8名怨鬼封印,受到朱事務長與許室長強力的反對,退魔雞子鬼並定要有人犧牲,他們都不想洪智雅與吳仁范發生危險,洪智雅對朱事務長說,在她還沒將母親怨魂送走之前,她絕對不會死。

洪智雅總會想起母親當年退魔雞子鬼,此刻她也終於能理解母親當年為何會選擇犧牲自己。雞子鬼的封印洪智雅沒有確切的把握,叮囑吳仁范萬一失敗,一定要趕緊逃走,封印過程中,吳仁范逃避不及,雞子鬼附身到他身上,洪智雅選擇讓雞子鬼附身到自己身上,當她用銀針刺向自己心臟,吳仁范急忙中出手抓住銀針,成功了,兩人成功地將雞子鬼驅退,就在洪智雅打電話告訴朱事務長時,都鶴成突然出現一刀刺向洪智雅.....
 

第十六集   最終回

都鶴成殺了洪智雅後逃離現場,在地下道與住在裡面的一群遊民起了衝突,慌亂中由樓梯滾下摔死在現場。同時洪智雅與吳仁范被送往醫院,途中吳仁范的救護車出現狀況,吳仁范被都鶴成的怨鬼附身。都鶴成怨鬼執著要殺了洪智雅,徘迴在大發不動產附近,那怕朱事務長反對,洪智雅拖著受傷的身體也決定來到大發不動產,驅退怨鬼都鶴成。洪智雅回到大發不動產,果然都鶴成出現,進入結界內,洪智雅喚醒被困在怨鬼內的吳仁范,這次洪智雅不用銀針退魔,而是使用金剛杵,將都鶴成封印,讓他在烈火中懺悔所做的所有罪過。

洪智雅想要送走母親,卻沒想到封印的後遺症是會使他失去驅魔的能力,他無法將母親送走讓她陷入痛苦中。昌華食堂老闆娘送來小菜,萬分感謝洪智雅送走自己兒子,讓洪智雅領悟找到可以送走母親方法,長久以來都是因為自己的執著、愧疚才將母親困在身邊,她決定放下自己的執念,請吳仁范幫忙,在後悔與不捨中對母親告別,放手讓母親去到更好的地方。

大家都努力要幫洪智雅找回驅魔能力,可惜都失敗。經過驅離雞子鬼後,洪智雅認知到自己還是喜歡做驅魔師的工作,她決定獨自出門旅行,找回自己的驅魔能力。吳仁范在經歷這一連串的事情後,找到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朱事務長關閉了大發不動產。一年後;旅行歸來的洪智雅回到大發不動產,在裡面見到吳仁范。大發不動產再度開張.........

 

 

....資訊、圖片來源: KBS、官方劇照、截圖

    宅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