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N韓劇《哲仁王后 尹成植導演 朴繼玉 編劇 合力打造,劇情講述 生活在現代的青瓦台主廚 張奉煥 (崔振赫 客串飾演),因意外事故靈魂穿越到朝鮮 中殿 金昭容 的身體後與君王 哲宗發生的爆笑故事。本劇拍攝傳出是改編自大陸網路劇"太子妃升職記",但導演表示在企劃初期只是以男性的靈魂穿越到朝鮮王后身體內,其餘的故事情節發展是完全不同。


哲仁王后
金昭容 / 申慧善 飾演 : 被張奉煥的靈魂附身的中殿,昭榮為了家族、也為了不讓生下她死去的母親,更為了對父親盡孝,將-被揀擇成為中殿-視為存在的理由,竭盡全力生活。在進宮後發現哲宗身邊已有華貞,自己什麼也做不了。能夠信任敞開心扉的也只有崔尚宮和紅蓮,因此性格孤僻,成為後宮們口中的"別宮魔女"。 其實 昭容一開始見到哲宗就愛上哲宗,心想: 如果不是為了家族的政治婚姻,而是有愛情的婚姻。在命運的驅使下,沉浸在無法擺脫的絕望中。 

Screenshot.png
李元範-哲宗 / 金正賢 飾演 :  永平君的異母弟弟,表面上是文雅懦弱的魁儡王,但隱藏很多秘密。人們嘲笑哲宗是不想像家人一樣被殺才自願成為魁儡,但實際上他害怕的是,像那些人所想的成為一個無能的王,什麼都無法做就死去。隱藏著夢想的哲宗,暗地裡規劃他的改革夢,是個帶著雙面性格,面對命運不輕易屈服的堅強性格人物,

純元王后 / 裴宗玉 飾演 : 在宮廷內像個母獅般人物威風凜凜存在,看似被她的弟弟 金左根 左右,實際上在操控金左根的是純元王后。

金左根 / 金太佑 飾演 :  貪戀權力的外戚,純元王后的弟弟。

趙花真 / 薛仁雅 飾演 :  哲宗還未即位,被流放到江華島前,初戀的女子,被冊封為後宮。與昭容相比,中殿的位置更適合她,但單純的只知道愛情的她,為了保衛愛情在後宮內逐漸黑化。

金炳仁 / 羅仁宇 飾演 : 金左根的養子,和 紹容 是表兄妹,愛慕 昭容。 發現哲宗和昭容之間的關係越來越友好後,開始忌妒哲宗。




劇情分集:   🔻🔻🔻🔻12/12日首播、週六,日播出🔻🔻🔻🔻
 

第一集   奇怪國度的張奉煥

從13歲開始做料理就夢想進入青瓦台要成為給最厲害人物做菜的人 張奉煥(崔鎮赫),多年後以最年輕之資進入青瓦台當主廚,某日為中國大使做菜,被設計陷害,逃亡中墬樓後掉入泳池,醒來後發現自己穿越到朝鮮成為即將與王上成親的 中殿-金昭容。

醒來後的 金昭容 性情舉止大變,急壞了身邊的人,眾人當她是落水喪失記憶。由現代穿越到古代的張奉煥,想盡方法要用落水的方式回到現代引發一連串的事故。

朝堂上 金昭容落水的原因指向 一神祕女子,該名女子被指就是 趙大壽的女兒 趙花真,因為她是揀擇的候補者,為了想要當上中殿才陷害了昭容,但哲宗卻說當天一整晚趙花真都與他在一起,因為她尚未被冊封所以他們才會偷偷摸摸幽會,也因此決定就在 哲宗 跟 昭容 完成加禮式、當年被流放江華島與哲宗相戀的 趙華珍 冊封為后宮 接入宮內。
 

第二集   誰都不知道

大婚的第一晚,為了不跟哲宗合房,張奉煥不只在衣襟上打上十字結還想要灌醉哲宗,一番你來我往後,沒想到哲宗對她毫無興趣自己倒頭就睡,讓張奉煥自己瞎忙一場。但隔日一早起來 張奉煥發現衣服上的十字結竟然解開了,哲宗還說她昨晚"落紅"了,讓她甚為驚慌昨晚到底發生什麼事?

加禮式後冊封了后宮趙花真,一無所知的張奉煥被她的美貌吸引釋出善意,但趙花真一臉冷漠回應,還有紅蓮也說謠傳當時推她下水的人有可能是趙華珍,這讓張奉煥心生警惕地認為她應該不是個好人。白天的哲宗蠢鈍無能,但夜晚的他似乎經常離宮。昭容的軀殼+張奉煥的靈魂,時不時的會讓張奉煥感受到 紹容的記憶與情感,他感覺出紹容是喜歡哲宗。

131300092_855480521690141_8529222388471377196_o.jpg

就在張奉煥釐清宮內人物勢力,一心認為只要能落水就能回到現代的張奉煥,想辦法誆騙大王大妃,只要她能在7日之後宮內的湖水填滿水,她一定會懷上世子。搞清楚在大婚之夜跟哲宗之間並沒發生什麼事,而他的蓄意說謊必定有原因,只是對外表現的很好色,於是跟哲宗約定彼此"no touch"。

張奉煥不想從別人口中了解昭容,所以問了從小陪紹容長大的紅蓮,了解到昭容其實是個聰明溫暖的人,她的性格是從進宮後開始改變,又看到王對其他的女人多情。當日推昭容落水的確定是哲宗的初戀 趙華珍。 隨後;張奉煥異想天開地說要了解民情變裝化名-李省蘉-出宮,還跟紅蓮約法三章在宮門禁之前一定會趕回來,變裝出宮的張奉煥竟然跑到妓生院飲酒作樂,還在酒醉後誤打誤撞進入哲宗與親信秘密商談的房間,哲宗深怕祕密被揭穿親自追殺。

 

第三集   與敵共寢

蒙面的哲宗正在猶豫要不要殺了中殿,此時;愛慕昭容的金炳仁趕來解圍,昭容酒醉昏睡後,被金炳仁誤認為受到驚嚇昏倒,對她萬分疼惜,親自偷偷送她回宮。隔日一早醒來,為了解酒昭容想吃一碗熱騰騰的麵,御廚怎樣都做不出她喜歡的口味,身為廚師的張奉煥親自到御膳房,做出一碗讓御廚都覺得好吃的 三香拉麵。

金炳仁來到大造殿看中殿,還提醒她身在宮中誰都不能相信,她已經連續遭到兩次的襲擊了。這讓張奉煥警醒,她得要想辦法在這危險的宮中安然地活下去,於是他想到善用自己的專長"廚藝"。她來到御膳房利用自己精湛的廚藝,征服了瞧不起她的御膳房頭領,同時也掌握的御膳房。

哲宗錯失了可以殺了中殿的機會,因此來到大造殿與她同房,原以為有機會可以聽到中殿說夢話,探查她的底細,沒想到自己卻做夢見自己小時候親人被殺害的惡夢,張奉煥見到惡夢中的哲宗,將他喚醒,半夢半醒的哲宗卻錯將昭容叫成 花真。

張奉煥為了討好趙花真,老實的說她跟哲宗並沒有真的圓房請她相信,但冷漠的趙花真說了,整個宮內最不能相信的人就是 紹容,因為之前是昭容自己跳入湖水。張奉煥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誰將昭容推落水的兇手,為了保命,決定讓大王大妃喜歡上她的廚藝,還熬夜親自煮出讓大王大妃驚為天人的御膳,大喜的大王大妃因此下令讓填滿宮中的湖水,但填滿偌大的湖水需要10天的時間。

哲宗原本想下毒殺了中殿,因為她在御膳房熬夜而錯失了機會,還讓哲宗誤以為中殿是有意避開。於是他決定親自殺了中殿,當晚來到大造殿,張奉煥卻在他身上嗅到熟悉的香味,原來哲宗就是那天晚上要刺殺他的人......
 

第四集   知道太多的男人

張奉煥嗅出 哲宗想要在茶內下毒殺她滅口,極力閃躲,最終還是沒躲過哲宗親口謂她喝下,原來茶水無毒是迷幻藥,讓藥效發作的張奉煥瘋言瘋語的說出當晚認出哲宗就是想要殺她的人,哲宗身為強者竟然欺負一個最弱的人,這一番話讓哲宗心軟放過中殿。金炳寅用紹容在被刺殺的當晚從刺客袖子布料查出究竟誰是兇手,沒想到這布料是來是宮內。

張奉煥盤算著哲宗如果真要殺她早就下毒,但為何不殺? 他只想平安的活到湖水填滿他就能回到現代。大王大妃傳召中殿,又要吃她煮的好吃健康的菜餚。

趙花真的貼身宮女紅月,讓金左根派人擄走,想從她口中逼出趙花真是陷害中殿落水的人。紅月失蹤的消息很快傳遍,哲宗推想這是中殿要報仇的手段嗎? 所以才會將推落湖水的兇手推給趙花真,因為中殿知道哲宗想要殺她。哲宗為了想要保護趙花真,認為只要向大王大妃低頭下跪就好,而趙花真為了哲宗,挺身而出自己承認是她將中殿推落下水。

張奉煥關心著湖水能否填滿,親自到湖邊坐鎮,看著昭容先前留下的刺繡字樣"放棄虛假的我",恍然大悟原來紹容當初是想自殺才會落入湖水。

趙花真公開說中殿在落水之前確實跟她在一起,是她一時的情緒讓中殿落水,場面劍拔弩張的讓哲宗想起小時惡夢斬首的場面,但他卻為了救趙花真挺身而出,這個舉動讓張奉煥覺得哲宗也太帥了,憑甚麼只有他能耍帥,張奉煥一想到反正今晚湖水就能填滿,他可以安然回到現代,為了耍帥他跳出來說了"作為當事人,我要來揭露真相,其實當是想自殺,不要因此傷害無辜的人"..........。但他還不知道,要填滿湖水的井沒水了............

 

第五集   容易受傷的腳後跟

愛耍帥的張奉煥沒想到會惹怒大王大妃,在無計可施之下,剛好趙花真暈倒,只好裝暈躲過這一場不可收拾的場面。金炳寅眼看紹容暈倒而哲宗卻棄她不顧而上前關心趙華珍,金炳寅原以為放棄昭容,能讓她得到幸福,沒想到進宮後的紹容卻走到要自殺的地步。

中殿的自白讓大王大妃極為憤怒,她說了在中殿落水的前一晚,昭容曾經來找過她,希望能讓她出宮離開,大王大妃斷然拒絕後還說,以今生死也要死在宮中。所以她也沒想到昭容竟然會自殺。張奉煥以為湖水填滿,開心地前往湖邊,晴天霹靂井水沒水湖水沒有滿啊!!!無法如願回去,又面臨大王大妃警告,日後如果再與她做對,那只好將她廢位。

不按牌理出牌的中殿徹底地讓哲宗迷惑,搞不懂中殿到底為何要承認自殺,是有其他目的?還是想挽回他的心?而且金炳仁也不知道外袍布料的主人是誰,總總的跡象讓哲宗更搞不清楚中殿。原本無心仕途的金炳寅為了就近照顧昭容決定進宮任職-義禁府長。

趙花真因為紅月事件,在趙大妃的蠱惑下,為了穩固自己的地位,逐漸向趙大妃靠攏。趙華珍想著中殿落水當晚與她碰面,因為中殿知道她的秘密,讓他眼看著中殿跳入水中後,自己獨自逃離現場。

張奉煥在宮中,喜歡窩在她熟悉的御膳房,當日下著雨,當主廚跟她說這會是一場滂沱大雨,一想到湖水可能因此填滿水讓她開心地在雨中起舞,這一幕全看在哲宗的眼裡。

133296078_863795444191982_4352473333427464303_o.jpg

朝中因為中殿的自殺,另一派正醞釀上奏廢妃,準備擁護趙大妃。清晨張奉煥準備偷偷再去投湖自盡,
 

第六集   理解與誤解之間

滿腦子想著這段時間中殿這段時間的怪異行為,哲宗警覺到中殿會再次自殺於是快馬趕回宮中,跳入湖中救回落水的中殿。瀟灑地留下"張奉煥到此一遊",跳入水中差點淹死的張奉煥發現落水並不是安全回去的方式,為了找回離家出走的金昭容靈魂,張奉煥開始求神,招魂...

哲仁王后

朝堂上官員上疏廢絀中殿,哲宗霸氣的為中殿說話,金氏和趙氏對立正式浮上檯面。金炳仁上任義禁府長,哲宗對他先前無心當官為何現在會願意接任職務感到好奇。哲宗在中殿面前下跪真心告白,說今天是我們no touch的第一天,嚇的中殿狂拒絕地說不要。一心想在金紹容身邊保護他的金炳寅告訴哲宗,只要中殿過的不幸,也會讓殿下過的不幸

因為落水事件,哲宗對中殿的憐憫之心油然而生,自責先前太過先入為主漠視她的存在,哲宗的改變讓趙花真更加厭惡中殿,同時受了趙大妃的蠱惑,為了自己與哲宗的未來,甚至還提醒哲宗盡快與她合宮。

哲宗與趙花真為了合宮做準備,趙大妃找來宮外的神婆作法,看見中殿的體內入住了妖物。同時;張奉煥在御膳房內正做著要在朝鮮時代創業的大夢,突然毫無氣息的昏倒在地.........

 

第七集   假面

醫院內的張奉煥接受醫生的急救,似醒非醒的正高興著終於回到現代了,任憑他在怎吶喊,都沒人對他有反應,卻聽到醫生判定他是植物人,但也因為這樣才知道原來他會遇險都是因為韓室長的陷害。另一邊昏迷的中殿也被御醫判定是植物人,在御醫的施針下活生生的把張奉煥又拉回到朝鮮,短暫的清醒後又昏迷了過去。原本等著跟哲宗合宮的趙花真,收到通知哲宗要徹夜的照顧中殿,妒忌使然為了捍衛愛情的她決心靠攏趙大妃陷害中殿..

金炳仁憑一只外袍綢緞要找出當初是誰要殺害昭容,當他知道昭容遇險昏迷,以保護中殿為名強勢進入大造殿要帶走昭容,隱藏真實面貌多年的哲宗,為了保護昭容,霸氣的搶過刀架在金炳仁的頸上說"她是寡人的女人"隨後、為了中殿的安全,哲宗下令讓中殿回本家去休養。

哲宗為了保護昭榮的另一番面貌,讓大王大妃與金左根 一度懷疑哲宗是否隱瞞了什麼。金炳仁望著昏迷的昭容,想著兩人曾經的過去"昭容應該是我的女人"......

昏迷醒來後的張奉煥,發現自己又回到朝鮮,醒在昭容曾經住過的地方,讓張奉煥慌張了起來,他發現所知所想竟然包含著昭容的記憶,讓紅蓮高興的以為她恢復了記憶。表面昏庸的哲宗,隱藏真實的自己,夜晚的他調查著朝中與金左根腐敗貪污相關人員,其中包括金汶根-(中殿的父親)........,在宮廷內所有人在戴著面具底下都有著不為人知的祕密。
 

第八集   危險的關係

哲宗迫不及待的表示要去探望醒來的中殿,同時也對永平君說要利用這個機會找出在金汶根府邸的貪污帳簿。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東西,喚起了屬於昭容的記憶,甚至還記得紅蓮其實名字叫做洪燕,甚至面對哲宗送花也會臉紅的失神,這讓張奉煥更是舉足無措的做出許多奇怪的舉動。

哲宗為了找出帳簿藉故要與昭容要散步走走,金汶根帶著哲宗看著府內珍奇的寶物收藏,當走道府內一處井前時,哲宗想起小時候的片段痛苦記憶,而昭容也想起了小時候與哲宗......此時;趙花真慌張的出現,她深怕昭容會對哲宗說出兩人的祕密。昭容看著趙花真,原本想與它和平共處,現在終於明白為何她都會對自己充滿敵意,原來她一直以來冒充了金昭容。昭容要趙花真趁早對哲宗說出實情,不然要是哲宗從別人口中聽見當年的故事那........,這些忠言的勸告被趙花真認為這是 昭容對她的威脅。

趙大妃打造了一隻玉製鳳凰釵送給趙花真,她認為中殿只有趙花真有資格。想到昭容威脅,收到了鳳凰釵 趙花真心裡湧起了野心。金炳仁查出了外袍綢緞來自宮中,同時為了保護昭容的安全,與哲宗的關係劍拔弩張,就連兩人酒醉後哲宗也懷疑金炳仁喜歡昭容。

夜晚,哲宗變裝到金府內要找出帳簿,在潛行中遇到了金左根派來金府意圖不明的殺手............
 

第九集   光和黑暗

哲宗與殺手引起的聲響引來金炳仁義禁府士兵的察看,情急之下哲宗吻了ˊ昭容,利用與昭容同房的機會要找到帳簿,沒在屋內找到帳簿的哲宗來到井邊,想到...。大王大妃的胃口被張奉煥的手藝收服,已經吃不慣待令熟手做的膳食,要求讓中殿能盡快回宮。

金炳仁前來催促哲宗帶中殿盡快回宮,為了繼續找尋帳簿下落,哲宗想辦法要在留宿一晚。他與永平君擔心近衛隊的身分會被揭穿,因為金炳仁也在積極地追查。

哲宗與昭容微服出訪到民間,當聽到百姓議論著哲宗懦弱無能,如何被推上王位,昭容聽不下去的上前與他們吵架辯論,當被懷疑身分的時候竟然說自己是王的粉絲。中殿離宮之後,御膳房-待令熟手又回到一人獨大自在的日子,他自傲的認為中殿的廚藝他也做得出來,可當大王大妃指名要吃的膳食,他做了很多次就是做不出來。張奉煥覺得心情相當的煩躁不安,他覺得越來越適應這個身體與金昭容共處,甚至有很多時候都分不清自己是張奉煥還是金昭容,最後甚至都經歷"月經來了"....

金炳仁大張旗鼓的調查近衛隊,受到金左根的指責,他告訴金炳仁,你如此的張揚只會讓他們藏的更深。我在王的心理種下恐懼的種子,只有內心恐懼的人才好掌握對付。

當晚哲宗來到井邊,他壓抑著內心的恐懼爬入井底,當年家族被滅,母親為了保住他的命讓他躲入井裡,井底的黑暗讓他想到家人被殺的恐懼。而趙花真從小就喜歡模仿好友金昭容,想念母親的金昭容因為趙花真說,死了就可以見到母親,讓她天真地跑到井裡去尋死,在井底遇到了受困的哲宗,隨後將手中的書給了哲宗,告訴他如果你想活下去,就上來把書還給我。

哲宗躲在井底的被金左根知道後,在井底注水將他困在井中,金昭容哭著求金炳仁去救人,在陰錯陽差之下,逃出井底的哲宗,誤認趙花真就是在井底與她相遇救他出來的人,把書給了趙花真,一心想成為金昭容的趙花真因此頂替了身分讓哲宗喜歡上她。


第十集   活在噩夢裡

為了找出帳簿進入井裡的哲宗,敵不過內心的恐懼昏倒在井底,直到昭容發現後將他祕密地救出。因大王大妃的催促,哲宗與昭容一早便啟程回宮,昭容卻突然想起她還有一件事沒做,那就是為了滿足一己之私,找了大王大妃商量要幫哲宗冊立後宮,沒想到大王大妃竟讓他自己的手藝傳授給御膳房的人。

趙花真心虛地活在祕密被揭穿的壓力底下,一早她決定去到府院家找哲宗坦白過去,陰錯陽差地沒遇到哲宗,趙花真來到井邊,無意間發現井底石牆藏著帳冊。回宮後,一心想幫哲宗的趙花真帶著帳簿來到湖邊,見到哲宗與昭容在親密的莫樣,讓她猶豫了,她寫了信約哲宗見面,信件內容被趙大妃知情後,刻意延誤哲宗與她碰面,哲宗遲遲沒出現,讓趙花真不安忌妒的心不斷湧現。此時;哲宗想利用中殿冊立後宮的機會,拉攏屬於自己的勢力。回到御膳房的張奉煥心軟的決定傳授手藝給 待令熟手,還做出面膜取悅大王大非。

金炳仁積極的調查在烏塔亭傷害昭容的兇手,懷疑跟哲宗有關,前來告訴昭容,沒想到昭容說她早就知道了,金炳仁訝異不解為何昭容要如此容忍,他追根究柢認為昭容委曲求全都是為了成全金氏家族的利益。

金汶根發現藏在井裡的帳簿遺失了,慌張的送禮物來宮中給金左根,此舉反而引起了金左根懷疑。趙花真懷疑哲宗喜歡上昭容,哲宗又不否認的狀況下,讓她十分傷心,永平君捎來找到紅月的消息,而趙大妃為了控制操弄趙花真,找人設局將屍體投入井底,冒名紅越已死亡的事實激起趙花真內心的憤怒.......

哲宗總是活在昏庸無能被操弄的噩夢裡,他找到戰勝噩夢的方法就是寫下屬於他跟金昭容之間的回憶-(中殿辭典)。
 

第十一集   沒能被原諒的人

妒恨中殿的趙花真將手中的帳簿交給了趙大妃,唯一的條件就是要廢絀中殿。從天而降的機會,趙大妃不只要廢除中殿,還要扳倒大王大妃與金氏家族。

為了自己的私心,沉浸在遴選后宮愉快的圍繞在自己選的3名妃子的張奉煥。哲宗則想節由冊封后宮拉攏自己的勢力,一方面找來待令熟手要在端午宴上,安排出令人驚豔的宴席,但過程中食材屢屢遭人破壞。

端午宴上,大王大妃聽信了趙大妃的挑撥指名哲宗會在祭典上展現自己真正的實力,於是大王大妃讓哲宗與金炳仁進行一場真實的比武,過程中金炳仁發現哲宗就是當晚要殺害昭容的殺手。而中殿則帶著后宮的妃嬪參加狩獵比賽,無心比賽的中殿,躲在一旁休息,與處心積慮想要贏得比賽的趙花真形成強烈的對比。

139609161_876328319605361_8354687725618163558_o.jpg

第十二集   劍上舞

為了不想成為一個懦弱被操控的王,哲宗比武壓制了金炳仁,在眾人面前展現了身為王的能力,這讓大王大妃內心極為不滿。趙花真在林中狩獵巧遇金昭容,她一口咬定就是昭容殺了紅月,恨不得將她一箭殺了。因為中殿耍了小聰明在狩獵比賽中得了第一。

哲宗重視的宴席,食材屢遭金左根派人暗中破壞,就連御膳房的熟手也遭下毒,就在食材與沒有人手幫忙的情形下,金昭容出現在御膳房用僅有的簡單食材,製作出令人驚豔的食物讓哲宗安然度過危機。金左根認為帳簿是被哲宗偷走,他無法容忍哲宗想要擴張建立自己勢力威望,於是命金炳仁帶著義禁軍將哲宗暗中安排訓練的禁衛軍全數抓至宴會場上,原以為藉由后宮家門的勢力可以抵抗金左根,沒想到哲宗最終力單勢孤的狀況下,被迫放棄了禁衛軍任由金左根處置。傷心的哲宗繼續祭典儀式,突然香爐爆炸........

第十三集   沒有明天

哲宗的受傷讓所有人都亂了陣腳。金左根懷疑遺失的帳簿在哲宗手上,為了釐清真相,找上 昭容,眼見哲宗可能就此醒不來,昭容為了安全在宮廷內活下去,選擇說出曾經在井底救了哲宗。金左根除了答應保護昭容的安全,還幫她找回失去的記憶。

為了找回失去的記憶,昭容跳入湖中,所有曾經屬於昭容的記憶全都想了起來。這讓張奉煥更加了解自己的處境,當初殺了昭容的原因就是這整個宮內的人。恢復記憶的昭容拒絕了金炳寅,告訴他從今爾後再也不要為她做什麼。因為昭容的斷然冷漠,讓金炳寅因愛而燃起野心,他找上了大王大妃,跟她做了交易,自己想要"主上"這個位子。

趙花真在探視哲宗的房間看見"中殿辭典",知道哲宗已經漸漸喜歡上昭容,妒火中燒的她希望金左跟能幫她讓金昭容永遠從哲宗身邊消失。當所有人都以為帳簿在哲宗手上時,趙大妃將帳簿藏在 中殿房內。

大堂之上,眾人紛紛要殺了哲宗身邊的禁衛軍,受傷的哲宗突然出現,表明已經查出幕後的主使者,朝中的金左跟與兵判貪瀆在祭天引發爆炸使用的"硝石",哲宗一反常態的在朝堂上要求大王大妃撤下垂簾聽政的權力,並免其金左根的官職。

139687061_880568822514644_2350822727324741566_o.jpg

不甘心權力被哲宗收回的大王大妃與金左根,決定反擊,他們認為中殿靠攏哲宗,今日的一切都是中殿在背後幫助。隨後大王大妃更在大造殿內找到帳簿,更加證實中殿與哲宗是站在同一陣線,為了制衡哲宗,決定下毒下了金昭容。

得知哲宗醒來的昭容喜極而泣,但莫名的心虛讓她跑到御膳房飲酒。哲宗看著宴席上的菜單發現原來幫他解圍的人就是 中殿................
 

第十四集   死即生的女人

酒醉後的昭容將哲宗誤認為紅蓮,就莫名的與哲宗圓房了,一早醒來的昭容翻臉不認人的模樣讓哲宗滿是疑惑。張奉煥無法接受昨晚跟哲宗....,逃避著與哲宗碰面,一方面又覺得會想念哲宗,讓他認為金昭容的意念控制著身體。

140581721_881334735771386_6924528428478970268_o.jpg

受制於哲宗的要脅,大王大妃不得已宣布撤除垂簾聽政,金左根與大王大妃不甘心哲宗就此親政,了解哲宗喜歡金昭容,決定殺了金昭容讓哲宗陷入恐懼中。哲宗好不容易利用書信約出金昭容,再次對她表白,而昭容卻說,就在跳水那天,哲宗拒絕她後,他們之間再也不可能了,因為金昭容已經死了。

大王大妃約中殿前來下午茶,藉機在甜品中下毒,在過程中被 譚陽 發現冰塊有異,哲宗也收到消息,金左根要下毒殺害中殿,急忙趕回宮中。譚陽為了阻止金昭容喝下有毒甜品,朝她扔了石頭,金左根眼見計畫失敗,一怒之下將譚陽押入牢中。

對於疼愛的檀香為了就自己而被抓入牢裡,金昭容感到萬分內疚不安,哲宗答應她無論如何一定會救出檀香。隔日;朝堂上群臣受了金左根的蠱惑,紛紛建言應重懲 譚陽對中殿的不敬,哲宗不敵壓力下,當眾將檀香賜死,金昭容接到消息趕到現場時,檀香已經飲毒死亡。無法接受檀香已死的昭容,當眾對哲宗怒斥無能,就在哲宗轉身離去時,看見哲宗手比了一個暗號..........
 

第十五集   瘋婆娘

哲宗與昭容在一個默契的暗號下,成功的救了檀香出宮。

142368022_884155468822646_3217688445315258458_o.jpg

最好的防禦就是攻擊,當昭容發現宮內有人都要置她於死,了解了前因後果,決定要當這個宮裡面的"瘋女人",她換上了復仇的華麗裝扮展開一連串以牙還牙的反擊。金炳仁知道金左根要殺害昭容,正式與他決裂,就在金左根辭官後,金炳仁拉攏趙氏勢力當上了兵曹判書。金昭容經歷死亡,哲宗又救下了檀香,讓昭容決定跟哲宗聯手同盟,又找來的韓室長的祖先韓申翁,讓他當了自己的宦官從此沒了後代。

永平君發現趙花真和趙大妃私下的交易,喜歡趙花真的他並沒有告訴哲宗。而永平君查出被扔入井裡的並不是紅月,而是趙大妃唆使這一切,但趙花真始終認定紅月是金昭容殺害,面對永平君的質問,她在隱瞞什麼,要這麼執意的認定那就是紅月,趙花真只說了一切都回不去了。

中殿睡不著嚷著來找哲宗,見到哲宗的胸膛,臉紅的逃離房間,一直糾結在到底是內心,還是身體背叛了自己,最終;煮了拉麵來找哲宗.....昭容的一個小舉動,讓哲宗想起了,當年在井底救他的人就是眼前的中殿??
 

第十六集   全押

昭容否認了8年前見過哲宗,哲宗為了不想成為惡夢中無能的王徹夜努力著,昭容看在眼裡鼓勵哲宗,因為她只會站在贏的一方,她有一個強而有力的武器,那就是她是從200年後來的未來人,昭容決定將大韓民國所知的歷史知識傳授給哲宗,也許救了哲宗也許就是救了自己,更也許會改變200年後的歷史。

昭容決定放手一搏幫助哲宗,除了讓國舅拿出貪腐的帳冊,並將這些年掠奪百姓的錢財歸還樹立聲望,還公開找來 靠安城金氏家族當上官的官員,今後只要誰在阻饒主上絕對會一個一個讓他們消失。掌握兵權的金炳仁以為只要讓自己變強,就能挽回金昭容,卻沒想到昭容表明跟他已經不是同一路人,她要走出自己的路。

金炳仁的勢力日漸壯大,又從大王大妃口中得知中殿在教哲宗奇怪的思想言論,金炳仁偷偷跑到中殿房,見到"童蒙先習"這本書,書內竟然會有東匪聯絡的暗號。

哲宗興匆匆的將寫好的"武備要覽"拿來給昭容看,昭容突然腸胃不適噁心作嘔,找來御醫診治..............中殿懷孕了...............
 

第十七集   懷孕是美麗的

趙花真知道哲宗早已知道當年自己不是就他出井底的人,而自己只是趙大妃的棋子,決心擺脫這場局,也想為了幫哲宗圓夢而前進。昭容對自己的懷孕從一開始的無法接受,到最後突然想到孩子繼承王位後自己就是擁有無上權力的大王大妃,茅塞頓開後積極的開始實行胎教。中殿懷孕後趙大妃在宮內命人散播流言,她與哲宗是假圓房,哲宗與中殿為了在打破傳言,在人前表現恩愛。

145098878_887562118481981_2811159757046770450_o.jpg

趙花真明白哲宗對自己已不是當年的愛慕之情,自己在宮內不只迷失了自己,也會變成阻礙哲宗的棋子,所以自請讓哲宗廢嬪讓她出宮。趙大妃沒有因趙花真出宮而停止抹黑中殿,她來到大王大妃面前,說中殿懷中孩子是她與金炳仁私通,流言滿天蜚語,大王大妃找來金炳仁,要他為了殺了背叛金氏家門的中殿,金炳仁為了救中殿承諾只要留下中殿之命就會幫她重回垂簾聽政。

金炳仁一石二鳥之計,私下找了哲宗告知在童蒙先習中找到與東匪聯絡的暗號,更以大王大妃要脅殺了中殿之命,讓他獨自出征剿滅東匪,順勢讓大王大妃掌理朝堂垂簾聽政,哲宗明知此去是一條死路,在逼不得已狀況下選擇以一人之命換取中殿與腹中孩子的安全。隔日一早哲宗沒對中殿告別,獨自踏上滅匪之路.........

第十八集   記憶的逆襲

剿匪的路途上,哲宗遭到金炳仁埋伏追擊, 金炳仁認為只有變得更強才能得到昭容他要擁有更高的權力,設局追殺哲宗,哲宗受傷跳落懸崖......。哲宗的不告而別,昭容開始莫名的想念,宮內處處有她與哲宗相處的身影回憶,原來哲宗已經默默住進她的心裡,。大王大妃如願重回垂簾聽政,當初被哲宗調離貶官的官員們紛紛的重回職位。哲宗死亡消息傳回宮內,昭容得知哲宗死亡大王大妃處心積慮要另立君王,永平君則來到大造殿要殺了中殿為哲宗報仇,金炳仁及時趕到,但在對話中昭容發現異樣,哲宗的死充滿疑點,就在探查下知道哲宗並沒死,因為以她對哲宗的熟悉,那具面目全非的屍首絕對不是哲宗,現在的哲宗也許受傷了,也許被阻擋在宮外不得入內。

金炳仁雖遍尋不著哲宗屍體,但認為他已死亡的金炳仁,貪婪的為了登上王位拉攏官員勢力。昭容為了阻止大王大妃在6日後將另立新王,決定出宮找回哲宗,金炳仁感覺異樣阻止了昭容出宮,但昭容不只再次的拒絕了金炳仁,還對他射出了手中的箭,隨後連夜帶著崔尚宮與紅蓮出宮找尋哲宗。徹底被昭容拒絕的金炳仁憤恨的喝酒買醉,而還未忘記權力的金左根回到宮內,與大王大妃聯手要讓在宮外的哲宗與金昭容再也無法回到宮內。金炳仁決定出城親手殺了哲宗與中殿........
 

第十九集   從地獄歸來的人

昭容一路被追殺至懸崖邊,金炳仁終於認出中殿不是昭容,但中殿身上還有昭容的記憶,金炳仁最終還是為了救昭容而犧牲。昭容眼見所有人都為了她而死,情緒崩潰之時,哲宗找到了她.....。哲宗當時身受重傷被東匪(譚陽父親)所救,來到了深山獵戶住所,昭容來到這裡喜極而泣的見到沒死的崔尚宮跟紅蓮。

宮內金左根與大王大妃得知哲宗與中殿沒有死,為了另立君王登基謹慎的籌謀著。坊間到處張貼著王沒有死的消息,御膳房少了中殿、崔尚宮,待令熟手顯得落落寡歡,他決定離開宮內,來到聽聞愛國的有志之士都會聚集的地方,高興的見到了哲宗與中殿。

為了阻止新君登基,哲宗與昭容決定利用御膳房食材進貢機會返回宮內........

第二十集   我缺了我自己的人生------最終回

哲宗與昭容順利躲避搜查進入宮內。金左根為防新君登基生變提前進行典禮,哲宗以為大勢已去,沒想到昭容為了預防萬一提前備了一手,她命金煥偷走了玉璽。少根筋的金煥偷了玉璽不知所措的到義禁府監獄問洪別監該如何是好,也因玉璽能將永平君跟洪別監救出監獄。

哲宗與東匪裡應外合,當哲宗與昭容進到大殿之前,哲宗與昭容分別中槍倒地,就在昭容中槍之際,張奉煥突然穿越醒來。在這緊要關頭,張奉煥想回去救哲宗,又發現病房內有人監視著,急忙逃離醫院,他來到書店想來看"朝鮮王朝實錄"哲宗有沒有改變歷史。

昭容感受到體內的張奉煥消失了,而中槍的哲宗與她都因穿了防彈服救了一命,金左根的惡行終究失敗,但昭容與孩子陷入生命的危機,哲宗只能在一旁無助的等待奇蹟.......。昭容挺過危險、哲宗熱淚盈眶: 現在我的世界全都平安無事。

哲仁王后.jpg

膽小躲在張奉煥靈魂身後的昭容回來了,性格變得溫柔開朗,沒有人知道這段時間在她身上究竟發生什麼事!!!。哲宗著手改革造福百姓,是後世改革的楷模,也奠定了日後大韓民國民主的基礎。張奉煥的穿越改不只改變了歷史,也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 資訊、圖片 來源:  TVN Drama )

 

    宅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