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cenzo-黑道律師文森佐》TVN新劇,講述 從義大利逃回韓國的黑幫律師命運般的遇上一名女律師,通過愛情認識了人性的可貴和正義的真理,以惡制惡的方式 實現正義的故事。


AKR20200810119400005_01_i_P4.jpg

朴柱亨( 文森佐 ) / 宋仲基  飾演:  韓裔義大利律師,談判能力出色,才思敏捷,是律師界有名的律師。8歲時被領養至義大利,成為黑幫律師,因組織內部鬥爭後回到韓國,因為認識了女律師 洪車英,改變了他。

洪車英 / 全汝彬 飾演: 為了贏得官司,可以出賣自己靈魂的女律師,但從她認識了 文森佐 之後,徹底顛覆改變了她的生活。

張俊宇 / 玉澤演 飾演:  一個聰明帥氣的律師事務所實習生,來自中產階級家庭,單純為了未來力爭上游,因工作上經常犯錯而讓自己陷入危險麻煩中。


150389571_897167734188086_6324505491344832105_o.jpg

劇情分集:   🔻🔻🔻2月20日首播、週六,日播出🔻🔻🔻

第一集...

文森佐卡薩諾,卡薩諾家族的顧問,為了幫教父完成最後遺願,不惜代價得罪了盧奇諾家族。卡薩諾之子保囉,認為文森佐無法對他忠誠,派人暗殺他,文森佐因此決定就此離開義大利回到韓國。文森佐回到韓國在機場被騙子下藥洗劫一空,狼狽的來到這次的目標,"錦加大廈"-這棟底下藏有15噸金條的金庫。5年前經由他給中國大亨王曉麟的建議,藉由文森佐的好友趙瑛雲出面在韓國買一棟老舊大樓,經由一連串的買賣設計,在大樓底部設置金庫,藏匿大量的金條,5年後他的唯一目標炸毀這棟大樓,取走金條。

錦加大廈內住著各種身分不同的租戶,不只有佛寺,還有一間稻草人律師事務,事務所代表洪裕燦,是一位人權庶民律師,他的女兒洪車瑛與他截然不同,在業界是有名的魔女律師,為了打贏官司不惜踩著別人往上爬,兩父女因理念不同,鬧到斷絕關係。雖然文森佐出面協商保證將來會廣場改建後會讓承租戶再回來居住,獲得租戶的信任,唯獨洪裕燦質疑不信任文森佐。廣場的周邊被巴別建設收購開發,唯獨錦加大廈佇立其中,租戶共同組成反開發委員會。巴別建設長期無法順利收購黃金廣場,於是找了黑道出現,強押趙瑛雲家人脅迫他簽下廣場的買賣契約,逼迫廣場內的住戶搬離,更設計車禍欲撞死趙瑛雲.......
 

第二集...

文森佐出面阻止了黑道的威脅,還是無法得到大廈內租戶的信任,尤其是洪裕燦。文森佐的目的只想炸毀這棟大樓,原來當初藏匿金條的中國大亨王曉麟意外死亡,唯一知道這金庫祕密的只有文森佐與趙瑛雲,當初設計金庫只有王曉麟能開啟,如今只有炸毀大樓才能將金條運出。直到3個月前巴別建設開始收購開發附近土地,迫使文森佐回到韓國處理。

巴別集團旗下巴別製藥,新藥人體實驗時造成死亡,目前的官司正由洪車瑛負責,正在官司有把握勝訴結束時,發生製藥研發組員-劉敏敬脫逃事件。巴別集團會長張韓瑞,生性冷酷乖僻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巴別建設與新藥開發紛紛未能如預期順利進行,除了一定要抓回逃離的製藥組員,還要用恐嚇拆除的黑道手段,在法律手段下讓廣場內的租戶搬離,即便死傷也在所不惜。

安全情報局義大利部門唯一職員-安基錫,滿懷熱情的追查海外犯罪組織,從文森佐回到韓國就不斷的監視注意他的訊息,並向上呈報,只是長官對於遠在義大利的黑手黨組織毫無關心。洪裕燦質疑文森佐會真心幫忙,在看他一次又一次的主動幫忙,漸漸卸下心防。友向律師事務所代表-韓勝赫,以優渥條件挖來檢察官退職的崔明熙加入事務所,讓原本想要在事務所內佔有一席之地的洪車瑛心裡不是滋味。為了加速巴別建設開發案能順利進行,於是韓勝赫決定運用黑道力量,強制在錦加大廈旁強勢拆除大樓,以誤拆的方式要拆到錦加大廈逼迫租戶搬離。洪車瑛知道消息後趕忙通知洪裕燦,但洪裕燦臨時接到逃離製藥組員電話約他見面。

文森佐從洪裕燦手中拿到了巴別集團資料,這種似黑道般的企業,文森佐熟悉的組織。就在租戶擔心住所即將被拆除,文森佐確老神在在的滑著手機。洪車瑛雖與父親不和,心神不寧的擔心大樓拆除父親的安危,就在最後時刻趕忙跑到錦加大廈廣場.....
 

第三集...

錦加大廈廣場請來義大利大使參加熱鬧的慶典活動,阻止了黑道的強行拆除。

153072770_900197257218467_3001907474803463801_o.jpg

安基錫為了調查文森佐來到文森廣場,來到文森佐經常會光顧刁難的義大利餐廳,拜主廚托托為師,留在錦加大廈內。洪裕燦積極的調查巴別製藥案件,即將上市的新藥鎮痛劑含有分太尼,文森佐說了芬太尼是毒品,巴別製藥有計畫性的製造毒品要讓使用者上癮中毒。文森佐勸洪裕燦停手別管這件事,這只會讓自己慢慢走向危險。

錦加大廈無法如期拆除,巴別建設開發組長來到事務所恐嚇,事後被文森佐抓住痛腳,警告他,1.兩個月內不能拆除錦加大廈,2.兩個月後拆除的時候要是我認識的拆除公司。洪裕燦多年來一直關心被冤枉殺人而坐牢的-吳慶子,他找了文森佐跟他一起來探望緊急住院的吳京子,事後、洪裕燦找文森佐一起喝酒,文森佐主動問起吳京子,洪裕燦告訴他,如果你關心媽媽,可以主動去問她,其實洪裕燦早就知道,她是文森佐的母親。

巴別製藥職員所在的別墅,被人引發爆炸新藥開發職員全都死亡,洪車瑛無法盡早的解決巴別製藥的訴訟,就連喜歡她的實習生張俊宇也希望她別再管巴別製藥的官司,因為擔心她的安危。別墅的爆炸職員死亡,讓劉敏哲答應出庭作證,洪裕燦接到消息十分高興,

友向律師事務所的崔明熙,對巴別製藥的訴訟極感興趣,因為她手上有魔法珠,能快速的解決問題,藉由跟張會長見面,張會長允諾她開出的任何條件,只要能解決訴訟。觀察敏銳的崔明熙看出張會長背後還有一個大人物掌控集團。餐後崔明熙已經查到劉敏哲跟洪裕燦見過面,主動要洪車瑛撤手巴別製藥的訴訟,因為對方的律師是她的父親洪裕燦,她絕對無法處理這訴訟,洪車瑛無法接受這件事,跑來事務所找洪裕燦指責他只會關心蒙冤的人,可曾關心過死在手術台上的媽媽,父女兩人吵了一架。當晚;文森佐遇到洪車瑛,告訴她子女對父母說的狠毒的話將來都會後悔,因為後悔是現實社會裡最殘酷的地獄,不想讓自己後悔就來你爸爸經常去的酒館喝一杯。

崔明熙開始行動了,聯繫魔法珠殺了劉敏哲與洪裕燦。酒館內的洪裕燦對著文森佐說沒有人知道我的真心,"要用惡魔驅趕惡魔"只有怪物才能怪物抗衡,我無法成為怪物,所以我希望能出現一個怪物,能將所有的壞蛋剷除......一台高速行駛的貨車撞進酒館內.........
 

第四集...

洪裕燦律師不只被撞身亡,還被抹上收賄律師的惡名,文森佐昏迷住院。洪車瑛眼見父親被抹上惡名,喪父之痛後悔不已。洪車瑛決定關閉稻草人事務所,錦加大廈的租戶更擔心文森佐還會幫他們爭取權益嗎? 昏迷醒來後的文森佐,希望洪車瑛不要再做任何事,因為對事實不會有任何的改變。洪車瑛見到新聞報導,劉敏哲的屍體被發現,還找到他的自殺遺書。回到錦加大廈的文森佐,面對租戶們的質疑,已經不想遵守當初的約定,因為這群人對他的不信任。

洪車瑛知道劉敏哲跟父親的死並非偶然,辭去友向律師事務所的工作,雖然實習生-張俊宇千般拜託,還是檔不住洪車瑛的辭意。RDU-90新藥致死訴訟隨著洪哲燦律師的死亡而終結,新藥正式進入生產階段,文森佐聽著新聞的播報不甘心的來到車禍現場。

張會長的住家遭到恐嚇,就在摸不著頭緒誰會做這件事時,崔明熙決定將這件事栽贓給洪車瑛,讓張會長的氣有個出口。洪車瑛決定接下稻草人事務所,但隨後被員警以恐嚇罪帶到警局,稻草人事務所的事務長-南柱成無力將洪車瑛交保出來,求助文森佐。張俊宇來到警局要帶出洪車瑛,但最後還是文森佐的幫忙下,洪車瑛得以不在場證明,安全走出警局。洪車瑛天真的認為只要能找到證據,一定可以扳倒巴別集團幫父親報仇,但文森佐說了,你比誰都清楚絕對贏不了友向跟巴別集團。自認人脈很好的洪車瑛發現找不到任何人幫忙,自己還在業界被崔明熙列為黑名單,最後只好找文森佐合作,只要他肯幫忙,一定會幫他得到黃金廣場。

文森佐用他獨特的方式從在牢中的貨車司機口中找到了唆使的表部長,又因洪車瑛的不甘心面對殺害父親的兇手,就這樣離開監獄,文森佐的一場戲,讓他橫死在牢中。一連串義大利式的黑道方式讓洪車瑛對他另眼相看,但唯一要求就是不要再傷及人命。

冷血的崔明熙沒想到文森佐找上了他,將他關在洗衣店內,嘗到面臨被車撞的死亡邊緣恐懼,還讓她在明日要恢復洪裕燦律師跟新藥實驗死亡者的名譽,不然就會將他們的惡行公諸於世。巴別製藥原料倉庫,來了一群消毒人員消毒廠區,隨後;文森佐出現一把火燒了整座RDU原料儲存倉庫,這是洪裕燦生前曾說過的心願"就算是被抓進監獄,也要一點都不剩的燒光了這些藥"。張會長慌張打了電話給口中的大哥,隨後來到大火中的倉庫,眼見所有原料在爆炸大火中燃燒,口中的大哥出現了,他就是實習生-張俊宇..............
 

第五集...

在把事情鬧得這麼大後,為了怕露出馬腳讓人知道巴別製藥大火是誰幹的之後,文森佐決定回到最安全的專長,法律攻防戰,能讓敵人栽在最專長的領域更能享受勝利的快感。對巴別集團熟悉的洪車瑛選擇了下一個攻擊目標"巴別化學"。崔明熙懷疑洪車瑛身邊的義大利律師文森佐就是那日在洗衣店威脅她的人,於是來到稻草人事務所,想要當面見見文森佐是什麼樣的人物。

FireShot.jpg

巴別化學為了BLASDU研發使用有毒物質,造成員工職業災害甚至導致死亡,受害者律師又主張私下和解,洪車瑛與文森佐想盡辦法要讓這些被害者更換律師,他們要替這些受害員工討回公道。張會長來到友向律師事務所,命公司代表讓張俊宇正式成為律師。蘭若寺採信大師最好的朋友宇英,在巴別製藥工作吐血送醫,檢查出患有白血病,巴別製藥不聞不問推託員工自己染病,激起了錦加住戶們群情抗議,就連長期打坐修行的住持紅河大師也加入抗議行動。文森佐跟洪車英使盡渾身解數,終於讓受害的員工答應更換律師,決定跟巴別製藥繼續抗爭求償。

洪車瑛與文森佐來到友向事務所,正式向崔明熙宣戰,崔明熙正式與文森佐對話,終於明白之前洗衣店恐嚇她的人正是眼前的文森佐,她信心滿滿的接下所有巴別集團日後的案件,一定要給稻草人事務所致命的一擊。張俊宇極力的勸阻洪車瑛不要碰觸與巴別集團有關的訴訟,但洪車瑛為了父親為了正義,決心對抗到底,張俊宇面對屢次破壞他好事的洪車瑛,內心決定不再縱容........

巴別製藥訴訟日期趨近,雙方都埋首準備資料,洪車瑛問了文森佐,這次訴訟結束後他的去向,文森佐表示對韓國毫無眷戀,這次訴訟結束後準備回到義大利,這讓洪車瑛頗為失望.........。巴別集團訴訟吸引許多記者出現採訪,同時;友向事務所為了打響崔明熙第一次法律訴訟,大陣仗的人員陪同出席....
 

第六集...

為了讓爭取更多準備的時間,文森佐暗中徹底的搞毀了第一次庭審,讓庭上的審判長將這次訴訟延後一周。文森佐帶著矛盾的心情來到監獄探望吳慶慈,吳慶慈以為洪裕燦死後不會再有人來探望,沒想到文森佐出現了,只是文森佐冷漠地告訴她日後再也不會有人來探望。

安全情報局-安錫基接獲上級指令,友向事務所跟巴別集團同時申請要調查文森佐的背景資料。文森佐決定盡快解決處理錦加大廈後離開韓國,為了讓洪車瑛履行承諾幫他取得錦加大廈,文森佐將大廈底下藏有大量黃金的事情告訴她,洪車瑛認為這是文森佐發酒瘋的醉話。

張俊宇對崔明熙公開了身分,他才是巴別集團真正的主人,還發下豪語承諾她,只要事成了會買下東南地檢,並催促著崔明熙儘快解決阻礙巴別集團的文森佐,如果真的很難處理,就像她在處理洪裕燦跟巴別製藥研究職員那樣也無妨。有了巴別集團真正主人的承諾,崔明熙在短短的一個晚上逆轉了局勢,買通海文醫院院長,記者,還栽贓了巴別化學職災代表團貪贓侵占捐款,瞬間讓所有能出庭的證人染上汙點。

第二次庭審開庭,信心滿滿的崔明熙對比洪車瑛事前申請出庭的證人全被駁回,這次文森佐又出了什麼怪招!!!
 

第七集...

毫無勝算的洪車瑛逆轉情勢,文森佐讓自己成了原告的證人出現在法庭上,拿出巴別化學研發部長的手機內容,證明公司掩蓋真相與威脅被害人的真相,同時找來文院長的太太當證人來證明,文院長醫院提出的醫療證明作假,確實是化學外洩導致員工罹患白血病與死亡。纏訟了5.6年的職災官司打了5.6年,文森佐在2個星期內就解決贏了訴訟。巴別製藥輸了官司,張俊宇發狂,讓崔明熙處理洪車瑛拿走所有她的一切包括她的律師資格。

錦加大廈在一星期就要拆除,文森佐迫在眉睫要盡快處理,找來建築系教授來勘查大廈是否有方法能安全拆除!!!。崔明熙想行賄買通地檢長,慘遭洗臉拒絕。錦加大廈內來了一名街友,告訴租戶們一個情報就是建築物內藏有許多金條,3年前為了偷飯吃目睹了一宗殺人滅口,搬運金條的工人都被人刻意滅口,他撿到工人的手機,手機內就有閃閃金條的照片。

巴別集團張會長正式招開記者會,對巴別製藥的事公開道歉。錦加大廈內的住戶,聽了街友的金條故事,對於文森佐提出的搬遷條件,毫無興趣表明決不從這裡搬走。洪車瑛又被抓進警局,友向提供了多項證據,洪車瑛貪贓受賄,違反律師法,這次她絕對逃不出崔明熙設下的局。

文森佐.jpg

洪車瑛知道自己死定了,但相信文森佐會用黑道的方式將她再次救出警局。文森佐找上崔明熙做交易、只要他能搞定地檢長的事,她就要放了洪車瑛,還讓崔明熙簽下一張契約書以茲證明。張俊宇冷血瘋狂,認為父親對不起自己母親,外遇生下張韓瑞,父親生病住院時,買通醫院院長,殺了自己父親,這些事在門外的張韓瑞知情、默默隱忍,也因此相當害怕張俊宇,這些年都任他操控打罵。

文森佐讓地檢長兒子進入義大利AC足球隊踢球,讓崔明熙能夠成功的收買地檢長。為了讓錦加大廈租戶能盡快搬離,想製造租戶的恐懼,安排了一場戲。


第八集...

租戶們群起團結的對抗前來恐嚇的黑道,成功的將他們押至送到警局,激起了他們守護家園的信心。巴別集團因製藥的幾項投資案大失血,資金出現缺口急需得到各銀行的貸款投資。崔明熙找上了新光銀行以之前銀行見不得人的秘密為要脅,逼銀行與巴別集團合作。

趙英雲找到了新的方法,可以不用炸毀錦加大廈就可以開啟地下室的金庫,趙社長將帶著一流的駭客到杭州得到王少林的先前儲存的虹膜辨識。吳慶子病重時日無多,洪車瑛幫忙申請終止執刑,新光銀行長黃敏成帶著錢出現在病房內,警告她不要申請再審了。當年就是黃會長想強暴吳慶子而死,黃家汙衊她殺人才會讓她坐牢。洪車瑛認為這次巴別集團與新光銀行的投資案絕對有問題,那怕是為了吳慶子,洪車瑛一定要讓新光銀行吃鱉。

銀行長-黃敏成有特殊性向,一旦求愛不成便會暴力相向。文森佐百般不願的親自出馬,投其所好來到馬場引黃敏成上鉤。兩人來到酒吧飲酒,酒酣耳熱之際,文森佐問了黃敏成為何如此年輕就當上銀行長,黃敏成說這是一個不能說出口的秘密,當初父親反對他當銀行長,可是自己卻對到處沾惹女人,不管事對公司還是家裡的幫傭,有一次當他又調戲家裡幫傭時,幫傭說不要時將他推倒,被躲在一旁的媽媽看見,她沒有報警,讓倒下的父親在地上自生自滅,然後控訴那名幫傭殺人,直接讓她背黑鍋坐牢。

錦加大廈藏著金條的事情,在租戶們的心中發酵,每個人做著發財夢,暗自想偷偷找到金條。文森佐約黃敏成到遊樂園玩,徹底的擄獲黃敏成,藉由擔心新光銀行與巴別集團簽約會讓黃敏成吃虧,動搖黃敏成是否簽約的心意。

新光銀行與巴別集團投資簽約會上,文森佐出現在遠處,看著黃敏成。黃敏成在最後一刻反悔拒絕簽約,但身後新光銀行會長出現,指責黃敏成,並公開聲明與巴別集團投資協約由她親自來簽約。原來崔明熙為確保簽約成功,找上會長,用之前新光銀行老會長與兒子這些年的髒事要脅她。崔明熙正得意著這次的簽約順利完成。沒想到文森佐也不遑多讓安排了一齣整黃敏成的戲,將他關到一間充滿喪屍的房間內,讓他精神恐懼到極點在大庭廣眾面前看見他失常的模樣,同時員警也出現,要為他之前暴力相向的案件逮捕。

洪車瑛一次又一次破壞了崔明熙的好事,崔明熙警告洪車瑛,如果不想跟你父親有相同的下場,你最好安分點。提到自己父親點起了洪車瑛憤怒的火,公開昭告現場的記者,她就是之前與巴別集團訴訟無辜枉死的洪裕燦律師的女兒,接下來她會一一揭開巴別集團所有的不法行為,還有巴別集團跟檢察院之間勾結的真相。
 

第九集...

文森佐查出吳慶子在1993年1月檢查出罹患肺癌,就在同年5月將他留在孤兒院,文森佐心想當年是否因為知道自己活不久才會將他送走。錦加大廈租戶人人各懷鬼胎想找出藏在大廈內的金條。吉宗文院長手握張俊宇當年殺了父親的秘密,向檢方申請人身保護,向他勒索了3千萬美金。

巴別集團因洪車瑛記者會一鬧,找不到銀行的投資。為了搞定地檢處,巴別邀請地檢長吃飯,餐後將他們綁架,為了徹底讓地檢長聽命於巴別集團,張俊宇蒙面出現,狠狠的在地檢長面前殺了部長檢察官,徹底讓地檢長聽命於他。

文森佐與洪車瑛想找出主使張會長背後幕後主使者,而張俊宇也派人到義大利調查文森左的背景。

東南地檢處出動搜索兩家銀行,逮捕兩位銀行總裁,張俊宇想藉此威脅施壓銀行得到投資。洪車瑛找到負責文宗吉院長的檢察官-鄭仁國,從他口中得知,巴別前會長的死亡充滿疑問,還有他的另一個兒子!!! 地檢處搜索銀行引起寒蟬效應,不只銀行大規模投資巴別集團,巴別製藥的RDU-90不只恢復製藥還將大規模生產,張俊宇準備讓韓國成為世界最大的止痛藥生產國。

鄭仁國決定接受文森佐的建議,演一場戲希望能套出文院長的口風知道巴別集團的秘密。當晚;當文森佐來到別墅內,發現已經來晚一步文院長已經被滅口,同時;當初幫助文森佐燒毀巴別製藥的四位受害者家屬,被發現在車內燒炭自殺,在車內被警方以自殺結案。

161848952_278593990303744_2519131940761563565_o.jpg
 

第十集...

張會長找到當時4名受害家屬的通聯記錄,發現他們參予巴別倉庫的燒毀,瘋狂的他們,不只殺了文院長,派人在他們旅遊途中綁架殺害,更串謀刑警以四人哀傷過度自殺結案。當初文森佐答應洪車瑛,絕對不會傷害任何人,這次他們要打破這個原則,一定要找出幕後主使者殺了他。

一連串與巴別集團作對的人皆死於非命,錦加大廈住戶們心生恐懼,認為大家要團結在一起才能保命,還很有共識的認為,現在能保住他們的武器就是"文森佐"。友向代表-韓勝赫,眼見張俊宇一個接一個殺人不手軟,心生恐懼,而崔明熙更是冷血的認為彼此站在同一條船上,現在又控制了東南地檢處,只要能張俊宇能認他予取予求,什麼事她都能做得出來。文森佐要與巴別集團繼續鬥下去,讓趙社長認為文森佐只要盡快解決暖藥寺的問題,將黃金取出才是他來韓國的首要目的,趙社長於是私下舉報暖藥寺。

為了要找出張會長幕後的"笨蛋",文森佐認為要從執行這幾次殺人的殺手下手,他們絕對知道"笨蛋"究竟是誰!!文森佐認為與其自己去找,不如讓殺手自己找上門來。在租戶們合力的幫助下,製造恐懼,恐嚇了張會長、崔明熙、友向代表,並在現場留下一個C字。張俊宇查出了文森佐在義大利黑手黨顧問背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文森佐竟是冷血的黑手黨,於是下定決心殺了他。張俊宇派出黑道雙劍幫到錦加大廈施暴恐嚇租戶在兩日之內要搬離,張俊宇打電話給洪車瑛藉故將她約離錦加大廈,就在鋼琴受到危險之際,洗衣店老闆手持剪刀,身手俐落的解決施暴的雙劍幫惡徒。同時;讓事務長上傳直播影片,他將前往四名死亡家屬的案發現場查詢真相,讓張俊宇不得不轉移目標,讓殺手前往處理文森佐。

文森佐的策略果然奏效,引來了3名持槍殺手.....。
 

第十一集...

洪車瑛搭著張俊宇的車趕到現場,擔心文森佐的她一把抱住關心她是否無恙,而文森佐說知道幕後的BOOS是 張韓碩。即便文森佐捉住了殺手,讓他們主動承認別墅爆炸案,文院長、檢察官與四名自殺者都是他們殺的,他們也不知張漢碩的真面目,因為張俊宇都用變聲電話指揮遙控,這舉動讓張俊宇的真實身分僥倖的逃過被認出。

文森佐.jpg

洪車瑛酒醉後,想起了在隧道橋邊抱了文森佐竟然感到心動,為了確認心意,提議自己抱文森佐10秒鐘測試,可10秒後洪車瑛卻說那只是危急之下的一種心理反應,但在平常冷冰冰的文森佐臉上出現一抹微笑。吳慶子的病情在文森佐的堅持下終於開始治療。就在吳慶子親口說出當年因為知道自己得了癌症,為了讓兒子過著幸福的日子才會將他送走,文森佐糾結多年的心結,漸漸原諒了這個當年拋棄他的母親,鼓勵吳慶子好好接受治療。

趙社長匿名舉報暖藥寺強迫信徒捐獻,大韓佛教總務院上門調查了。南東部地檢國際調查組,以文森佐教唆殺人恐嚇的罪名被逮捕。隱身在錦加大廈的安基碩回到安全情報局,極力的說服局長,基於尊嚴文森佐一定不能落在小小的地檢署手上。而南東地檢以黑手黨卡薩諾家族顧問,捏造事實罪名要將文森佐強制遣返回義大利,安基碩及時帶著情報局移交公文帶走了文森佐,對於安基碩,文森佐雖然是黑手黨,但這一陣子看著他為了幫助弱者為了正義而戰,更是與巴別集團戰鬥,讓安基碩決定加入文森佐的行列一起找出張韓碩的真面目。

錦加大廈的租戶,知道文森佐是黑手黨之後個個興奮不已,除了在大廈內開起旅行社的朴錫道。張韓書長期活在大哥張俊宇的恐嚇威脅心驚膽戰的過日子,一旁有像事務所代表-韓勝赫在一旁慫恿,讓他動起了想除掉張俊宇。

張俊宇自信滿滿地認為沒有人可以查出他真實身分,沒想到文森佐利用他派到義大利調查他身分的武器買賣掮客,查出了原來張韓碩就是張俊宇......
 

第十二集...

持槍出現在張韓碩家中的文森佐,雖然被鄭檢察官跟蹤導致他行動失敗被抓,但一開始文森佐就不打算殺了張韓碩,他要改變策略,想到黑手黨復仇原則,1.要讓敵人面臨最恐懼的事情,2.要讓敵人失去最珍貴的東西。現在張韓碩最怕自己身分敗露,所以要想辦法讓他自曝身分,至於最珍貴東西的就是巴別集團。文森佐早知被檢察官跟蹤,這次他要利用鄭檢察官的力量讓張韓碩自曝身分。

大廈租戶們告訴文森佐,大廈內有黃金,希望以文森佐這黑手黨顧問的力量可以幫他們找到黃金,文森佐為了讓租戶打消有黃金的念頭,找到街友給了他一筆錢讓他離開這個城市。雖然之後文森佐告訴租戶們這個金條只是個假傳聞,但還是無法打消大家認為這棟大樓有黃金的念頭,甚至還找了旅行社朴社長一起找尋黃金。

檢方決定對巴別提起6大證據訴訟,崔明熙為了瓦解巴別製藥公會,找來工會委員長要進行賄賂,當他拒絕離開後,遭到車輛高速撞死在路口。

多年前情報院的"斷頭台文件"消失了。這個收集了所有檢方貪瀆不法的內容被一名中國駭客將文件偷走,並刪除系統原有的文件,情報院將這件事當作機密隱瞞。最後在情報院的追查下,駭客組織的中國BOOS將那個文件與他龐大資金藏在韓國,這名BOOS名字就是 王少林。

張韓書約張韓碩一起去打獵,在樹林內,張韓書一槍打在張韓碩身上,恰巧獵戶經過,張韓書情急之下佯裝槍枝誤傷緊急將他送醫。死裡逃生的張韓碩在崔明熙的建議下,就在巴別TOWER公開拍賣當天,在眾人面前公開自己是巴別集團長子真正的會長,正式接掌巴別集團。

趙英雲佯裝自己投資失利急需300億資金缺口,希望文森佐能提早將屬於他的黃金取出,文森佐答應後,以稻草人事務所名義舉辦兩天一夜旅遊,將大廈內租戶騙出,他與趙英雲順利進入暖藥寺撬開進入地下室,果然地下室內除了黃金還有文化遺產,正當文森佐高興之餘,趙英雲一槍抵住文森佐.......
 

第十三集...

張韓碩在巴別文TOWER拍賣會上,讓底下的政商官員對他臣服,突然、對外安保情報院-國際犯罪組織局長也出現在這會場上。文森佐從一開始就知道趙英雲是在騙他,而他的身分是對外安保情報院的臥底探員,為了找出斷頭台檔案,接近王老闆,甚至為了取得王老闆虹膜資料進而殺了他。他並非刻意接近文森佐,而是文森佐在義大利意外的救了他,所以趙英雲從一開始就不想殺文森佐,只想拿斷頭台檔案就想離開。此時;沒想到租戶突然返回,為了將佛寺恢復原狀,兩人慌亂之下,把取出的金條、斷頭台檔案甚至連虹膜裝置也都扔進地下室。這下子除非炸了這棟大樓才能再取出裡面的東西。

韓勝赫為了在張韓碩面前展現忠誠,將斷頭台檔案這件事告訴他,這個足以撼動巴別集團的檔案,讓張韓碩無論付出多少代價都要拿到這份資料。如文森佐的計畫,張韓碩公開了他的身分,正式就職 巴別集團會長。張韓書恐懼著總有一天張韓碩會殺了他,韓勝赫建議他繼續裝瘋賣傻的待在張韓碩身邊,總有一天會找到機會殺了他。

沒有斷頭台檔案可以摧毀巴別集團,鄭檢察官與文森佐合作,要一一瓦解巴別集團旗下的公司,檢方選擇在張韓碩就任會長的隔天傳喚他到案。
 

第十四集...

文森佐精心布局的戲,讓張韓碩試圖涉嫌教唆瓦解工會的證據再演講台上播放出,檢方這時發出拘票將張韓碩帶走。這只是為了轉移張韓碩的注意力,文森佐計劃一步步摧毀巴別集團開設的紙上公司,直到可以摧毀張韓碩。張韓書看著文森佐,耍弄著張韓碩,擔心自己有朝一日會成為張韓碩的代罪羔羊,透過韓勝赫安排與文森佐見面,他希望文森佐可以放過他與巴別,只要針對張韓碩就好,但文森佐堅持不會利用家人之間的背叛來做事。

趙英雲在餐館等待的人原來是鄭檢察官,現在失去了找到斷頭台檔案的虹膜設備,鄭檢認為找到斷頭台檔案唯一的希望就是文森佐。為了找到巴別逃漏稅的證據,聽從事務長的建議,找來專業的逃漏稅專家-朴錫道 來到稻草人內,找出了一條能找到紙上公司的線索-拉古桑藝廊。

文森佐這個敵人讓崔明熙無計可施,狠毒的她找到徹底解決文森佐的方法,聯繫上文森佐在義大利的敵人。

大廈租戶不信任文森佐,一次又一次的想私下找出黃金。直到鋼琴學院院長-徐美莉,私下找上了文森佐,原來她就是當年設計密室的系統工程師,最早之前的駭客,當年知道設計秘室的人員都被殺害,只因她不是現場的工作人員,才逃過一劫,躲在錦加大廈內,為了等待機會可以拿出黃金。這消息讓文森佐鬆了一口氣,也讓洪車瑛不禁說了,這棟大樓的住戶真是臥虎藏龍。

租戶們自知無法找到黃金的機會越來越小,內疚對不起幫助他們的文森佐,眾人決定團結起來一起幫他對付巴別集團。為了混入拉古桑藝廊館長室讓徐美莉可以駭進電腦找到連結巴別集團違法的資料,租戶們一起動了起來,由文森佐與洪車瑛假冒情侶進入藝廊。

166839092_288122779350865_5542430940552190349_n.jpg

千鈞一髮之際,徐美莉順利的駭進館長電腦竊走資料,交給了鄭檢察官,正當以為一切都很順利的進行。回到錦加大樓文森佐感覺到不尋常的氣氛,支開了洪車瑛,獨自上了頂樓,與來自義大利黑手黨殺手相遇.......
 

第十五集...

殺手的槍抵住文森佐的腦袋,驚心動魄之際,"因札吉"帶著他的一群鴿子救了文森佐,那隻總是在文森佐房間外咕咕叫的鴿子成了他的救命恩人。有了可以擊垮巴別集團的證據,羈押的張韓碩最後還是被無罪釋放,原來鄭檢察官利用了文森佐,拿到了證據,利用這些證據與張韓碩交易換取在地檢處高的官位,還將錦加大廈內,斷頭台檔案與15噸金條的事情告訴了張韓碩。

張韓碩找上大昌日報-吳社長,要藉由報導拉抬巴別化學股票炒作一番。洪車瑛知道了吳慶子與文森佐的母子關係,給了文森佐建議,吳慶子已經時日無多,好好珍惜現在活著的每一天,因為後悔是人世間最殘酷的地獄。吳慶子就在她死前,提起勇氣希望她的案子能夠申請再審,文森佐接受了她的提議。

洪車瑛氣得跳腳擊垮巴別集團,文森佐老神在在地拿出"斷頭台檔案",斷頭台的檔案終於打開,鉅細靡遺的記載所有官商犯罪的證據,這次第一個要攻擊的目標是"大昌日報"。張韓書又找上了文森佐,希望他能幫忙解決張韓碩,他只想合法的經營巴別集團,只是文森作又再次拒絕。

文森佐知道吳社長殺害自己親哥哥坐上社長之位,平日又迷信一位詐欺犯巫師,於是利用假扮巫師,各種靈魂附身讓吳社長恐懼死亡進而報導攻擊巴別集團以求活命。事務長從斷頭台檔案中發現張韓碩從學生時代就殺了人,狠毒變態嚴重的情況下被父親送到國外,他父親利用金錢全部將罪刑全部淹蓋。崔明熙查到文森佐的身分資料,找出吳慶子就是他的母親,還有吳社長之所以會報導巴別集團的負面消息都是文森佐在背後搞鬼。於是他設下陷阱,讓文森佐一步步踏進變成涉嫌殺害吳社長的兇手。

 

第十六集...

張韓碩派人殺了吳社長,嫁禍給文森佐,殺人兇手恰巧被旅行社朴社長捕獲,洗刷了文森佐的罪刑,朴社長要求文森佐答應他一個願望,他認為文森佐具有一種令人信任的特質,要求他擔任旅行社的模特兒。吳慶子申請外出,洪車瑛的助攻下,與文森佐帶著她一起去拍照,中途母子倆難得的獨處,吳慶子說出對自己兒子的歉疚與思念,文森佐聽聞後淚流滿面,這些年來心中對母親的糾結漸漸解開。

Screenshot (7).jpg

一直無法殺了文森佐的張韓碩,懷疑斷頭台檔案在文森佐手上,一不做二不休派張韓書炸毀錦加大廈。正當大家都在慶祝當鋪老闆夫妻懷孕的喜事,大廈瓦斯外洩,消防隊接到一通匿名電話來到大廈,幸好文森佐發現手錶引爆裝置,安全的保住所有人的性命。文森佐一再的從張韓碩設的陷阱中逃脫,這時崔明熙找到了文森佐的的母親住的醫院。崔明熙動用地檢處關係放出一名暴力殺人犯,讓他混進醫院殺了吳慶子。就在文森佐想拾起闊別的親情時,面對死亡的吳慶子,癱跪在地上的文森佐徹底地被激怒。他拜託洪車瑛在他回來之前陪在母親的身邊後轉身離開醫院。

張韓碩與崔明熙得知吳慶子已死,正高興地慶祝,孰不知文森佐毫不留情的找上兇手正在為母親進行殘酷的復仇與逼問出主使者........
 

第十七集...4月17日停播

第十八集...4月18日停播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最終回

 

 

 資訊圖片來源:  TVN、網路蒐集

    宅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