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歌行》古裝電視劇,由同名漫畫 長歌行 改編。故事講述唐朝貞觀年間,太子李建成之女-永寧郡主 李長歌逃亡後,女扮男裝一心為自己家園復仇的故事。由 吳磊、迪麗熱巴、劉宇寧、趙露思、主演。


劇情人物介紹:

唐武德九年,內廷生變,太子李建成之女-李長歌 僥倖逃出,逃亡幽州途中偶遇化名為 秦準的草原部落特勤-阿詩勒隼,兩人不打不相識,英雄相惜之情漸生。長歌在幽州粉碎一場陰謀,同時永寧郡主身分敗露,前往朔州避難,藏身於朔州刺史公孫恒身邊,助其對抗草原勢力入侵,沒想到敵方將領 阿詩勒隼竟是自己舊識 秦隼。長歌心痛之餘力抗阿詩勒隼,然而朔州孤城難援,長歌為了大局自願淪為戰俘被押往草原,意外得知大可汗另有野心。

長歌決定暫時放下仇恨以身涉險,不料深陷死局,阿詩勒隼為救長歌不惜與大可汗為敵,兩人卻陰錯陽差天各一方。長歌輾轉流亡,歷經風雨逐漸領會仁者無敵的道理,最終放下個人恩怨。在發現前隋勢力才是挑動事端的幕後黑手,李長歌與阿詩勒隼聯手守護大唐與草原的和平,兩人也終於認清對彼此的情感,攜手共赴危局。

長歌行

🔺 李長歌 / 十四郎 (迪麗熱巴 飾演):  永寧郡主,親人手足死於玄武門之變,滿懷憤恨的長歌逃出皇宮後,設計假死後女扮男裝隱瞞身分流落民間,一心想伺機殺了李世民為父母復仇。

🔺 阿詩勒隼 / 秦隼 (吳磊 飾演):  草原少年,東突厥特勤,大可汗的養子,不善文字與算術,卻是天生鷹目,擅長騎射,九歲開始上戰場,十年來從未有過敗績。

🔺皓都 / (劉宇寧 飾演):  冷血殺手;為杜如晦的義子,奉命偵查、探詢情報及排除一切障礙,持續追查李長歌的動向,喜歡李樂焉。

🔺李樂焉/ (趙露思 飾演):   李世民之女,性格柔弱,與李長歌、魏叔玉三人為青梅竹馬。本與李長歌情同手足,後因各自立場漸行漸遠,最終為了李世民,與長歌撕破臉。


劇情分集 🔻🔻3/31日首播🔻🔻

第一集...   李長歌女扮男裝 贏得蹴鞠比賽

樹林中一女子身穿白衣,堅韌眼神策馬飛奔,後有追兵拉弓射箭,宮廷內變東宮之女-李長歌僥倖逃出,準備前往幽州求援,長歌不願束手就擒,中箭縱身策馬跳入山谷。

唐武德九年,李長歌原本是東宮的掌上明珠,因宮廷內變逃出,也就在那一年她認識了阿詩勒隼。 草原部落特勤-阿詩勒隼與隨從來到長安,兩人看著繁華的長安街景頗感概,眼前這繁華景象未必能長久。街頭上兩人與太子府的人發生爭執,李長歌女扮男裝救了兩人,隨後離去。長歌回到宮中,母親-瑾夫人與她提起草原與鮮黃有和親之議,現今宮中適婚女子少之又少,母親叮囑長歌不要隨意外出,她只希望長歌能平安順遂的留在長安城生活。瑾夫人無意間聽見李建誠要殺了秦王,又擔心長歌的未來,內心十分惶恐。

長歌偷溜到 弘義宮見秦王之女縣主-樂嫣,告訴樂嫣,今日她的心上人魏淑玉惠宇阿詩勒部有蹴鞠比賽。去球場的路上撞見 皓都 冷酷殺人,長歌提醒樂嫣要遠離皓都。球場上競爭激烈,草原使者正炫耀著手中的寶刀,信心滿滿的認為阿詩勒部一定會贏得比賽。蹴鞠你來我往倆相平手,眼見魏叔玉受傷,長歌頂替魏叔玉上場,與阿詩勒隼帶領的隊伍展開最後一搏,關鍵勝負時刻,阿詩勒隼為了救一名小孩,讓李長歌贏下最後一局,讓大唐歡欣不已,也因此她得到了草原部落進貢的寶刀。

李建成有滅秦王之心,故意與草原使者提及和親之事,因為他看中的樂嫣是秦王李世民之女。祏辛思力故意提起和親是阿詩勒隼設下的試探,想探一探大唐的虛實。李長歌自幼從李世民身上習得武藝兵法,於是將得來的寶刀獻給了李世民。
 

第二集...   玄武門之變 東宮被滅

長歌回到宮中,李建成知曉她女扮男裝贏得比賽,稱讚了她,但當知道她把贏來的寶刀送給了秦王,怒斥了長歌,還要她從此不准再提有關秦王府的一個字。瑾夫人叮囑過長歌千萬不要出門,可她卻在蹴鞠場上大出風頭,讓她大發雷霆,還要她在觀音像前立下此生無恨的念頭,還命她收拾行李要將她送往 辟雍堂 思過。瑾夫人知道到 知道太子與李世民即將兵戎相見,為了保住長歌的命,所以將長歌送了出去。

阿詩勒隼盯著東宮的一舉一動,李淳風夜觀星象發現異象,心理擔憂決定立刻進宮面聖。隔日;坐在馬車上的長歌發現異狀,想起這幾日阿娘奇怪的舉動,偷跑回東宮,只見東宮府內滿是鮮血,身穿鎧甲雙手鮮血的李世民從瑾夫人寢宮出來,進到阿娘的房間已經晚了一步,見到地上送給秦王的寶刀,才知李世民帶兵圍剿了東宮。阿詩勒隼知道這次玄武門兵變是太子的部下常何,原以為是太子控制玄武門沒想到常何倒向秦王,不由得冷笑覺得這個秦王不簡單。

阿詩勒隼為了動搖大唐軍心,放出李世民要誅殺太子的舊部下風聲。樂嫣也從皓都口中知道玄武門兵變之事,擔心長歌的安危。長歌無意間救了偷吃東西的阿竇,從阿竇口中知道阿娘的遺體在榮恩寺,她迷昏了守衛,見到母親遺體,難過落淚,發誓一定要為親人報仇。
 

第三集...   李長歌逃出-偷走太子之璽

阿竇與長歌躲在品香齋,阿竇認為長歌定是一位虎落平陽的少俠,所以拜她回師。杜如晦為了抓到李長歌包圍了品香齋,同時房玄齡出現,突然品香齋大火,杜如晦心知肚明房玄齡之意,決定先靜觀其變。

李世民對李建成的部屬未作處罰,還下令大赦,擬接受房玄齡的舉薦要納魏崢到麾下,此舉與杜如晦的打的算盤相左。阿詩勒隼認為長安不可久留,正要出城,遇見喬裝的長歌,為了掩護長歌不被發現,耽誤了出城的時間只好另覓方法。

長歌潛入秦王府要殺李世民,原本李世民要放長歌離開,卻被杜如晦派人抓住,未免養虎為患,杜如晦堅持殺了李長歌,卻被秦王阻止將他關進廂房。放與不放李世民思前想後,找來房玄齡,李長歌是他從小教導,他要房玄齡為李長歌負責到底。房玄齡了解,只有長歌信任與樂嫣的姊妹情才能救出長歌,於是讓樂嫣假借送餐進入廂房,旁陀大雨中李長歌穿著樂嫣的衣服在逃出前偷走了李世民的太子之璽.......

0077yUuely1gp4865mmrlj33et54hnpo.jpg

第四集...   李長歌逃亡中箭墬崖

秦王依舊不捨長歌,杜如晦勸諫李世民以社稷為重,私下命皓都尋找長歌,同時徹查對於李世民不利謠言來。源李世民與長歌情同父女、長歌所學兵法、武藝,文韜武略皆為李世民親手教導,即便杜如晦堅持不可放過長歌,但他堅持只可活捉長歌。皓都查出謠言來源幕後主使者 隼 的藏身之處。隼及時察覺逃出,途中遇到正在逃亡的長歌。

阿竇建議長歌以商人的身分出城,不料出城最後名額被 隼 搶先得到,隼看中長歌身上的寶刀,讓長歌用短刀與 他交易,藏於貨物中,迫於無奈長歌答應。李世民惜才一心想請魏崢出山,與房玄齡親自登門探望。

長歌順利出城,隼拿走她的短刀,還給她一批馬,長歌駕馬遇見圍堵她的皓都與魏叔玉,長歌拚死反抗來到斷橋谷邊,騎馬縱身越過斷橋,皓都欲拉弓射向長歌,魏叔玉搶先射中長歌,長歌墜入河谷。
 

第五集...   阿詩勒隼發現長歌女兒身分

隼與亞羅在河邊取水時發現奄奄一息的長歌,當隼要拔出射中長歌胸口箭時,發現長歌是女兒身。當他知道長歌是女兒身,隼用黑布遮住雙眼,要幫長歌療傷,長歌突然醒來,隼假裝還不知她是女兒身,看著長歌自拔中箭,對她刮目相看。

魏徵把前來探望他的秦王罵了回去,原以為很快秦王就會派人來賜他死罪,沒想到收到秦王送來的點心,魏叔玉擔心點心有毒,沒想到是魏徵愛吃的食物,魏徵被秦王的心胸折服,還告訴魏叔玉不會反對他效忠秦王。長歌與隼兩人藉酒互相試探,卻自知身分特殊彼此無法坦誠,隔日;長歌不辭而別。

樂嫣來找秦王,求他不要傷害長歌,秦王勸她最好從此忘了長歌,這樣對你對她都好。樂嫣接下皇帝昭書封為永安宮主,不久將會被送去和親。長歌在長安界碑遇見等候多時的阿竇,阿竇堅持讓長歌收他為徒跟著她,兩人一同前往幽州求援。秦王再次登門造訪魏徵,見秦王身為人父不捨樂嫣遠嫁和親,於是為他獻上一計。讓樂嫣假裝得了怪病,要前往洛陽休養醫治,暫不能和親。

亞羅故意帶礦石入城,被守軍抓走。長歌與隼 入住同一間客棧,兩人並未相遇,各自探查消息。魏叔玉送樂嫣到洛陽途中,接到太子教令,命他與皓都一同前往幽州。
 

第六集...   阿詩勒隼幽州與長歌相遇 屋頂談心

長歌向士兵打探消息,聽聞幽州都督李瑗自玄武門之變後不服朝廷,讓長歌認為李瑗是個可投靠之人。隼再都督府外等待亞羅與王君廓交易鐵礦的消息,巧遇長歌,兩人一起回到客棧才知住在同一間客棧。隼聽了亞羅報告礦石的事情,將計就計要會一會王君廓,只要王將軍聽命於阿詩勒部,礦石他要多少就給多少。長歌回到柴房,準備擬假教令,命李瑗起兵謀反,還蓋上太子印璽。

阿詩勒隼讓穆金帶著軍事情報回去給大可汗,可在半途被小可汗攔截。隼跟長歌兩人一起在屋頂上賞月互訴往事,長歌見到隼腰間的短刀,回想起秦王與自己的過往,心裡難過,長歌腳下一滑欲跌落屋下,隼及時將長歌抱入懷中。秦王深夜召見杜如晦,得知長歌已經前往幽州,雖然秦王心系太子之璽,但還是讓杜如晦不要傷害長歌。

長歌在去都督府前把太子之璽交給阿竇,獨自帶著假教令前往。李瑗確認永寧的身分,表明自己不願意服從當今的朝廷,願聽從安排。皓都一行人抵達幽州,樂嫣命皓都貼身保護自己,讓魏叔玉爭取到機會去找長歌。樂嫣故意拖延時間慢慢走,皓都一把讓樂嫣騎上馬跟他共乘一騎,不讓樂嫣拖延時間。
 

第七集...   阿詩勒隼對李長歌產生好奇

長歌假傳教令跟李瑗商談反叛之事,李瑗發現教令有異,魏叔玉剛好趕到,王君廓以教令內容順勢將魏叔玉拿下。長歌拒絕李瑗派兵保護,獨自一人在雨中離開。隼一直暗中跟著長歌,發現都督府也有人在跟蹤長歌,長歌也發現有人跟蹤,把跟蹤者甩掉後回到客棧。

回到客棧的隼站在長歌的窗外,對這個懂得兵法、善於謀略、不畏生死的女子越發好奇。隼約長歌一起賞月聊天,告訴她有些人像水一樣的柔和,有些人像火一般燃燒,在一起只會互相灼傷,長歌的情緒似乎有所緩和,隼勸長歌早日離開幽州。

樂嫣留下皓都在身邊閒談,單方面的談論自己想念父親、嚮往自由,想盡量拖住皓都的時間。長歌直接不安全,把玉璽交給阿竇保管。出門前遇見圖魯克 強行牽走隼的馬,她擔心隼的安危。此時,隼在城外要離開,得知王君廓要交出太子之璽頭城的消息,隼想起長歌的經歷,大略猜出長歌的身分,急忙趕回幽州。
 

第八集...   阿詩勒隼救了長歌、猜出她的身分

李瑗在客棧沒有找到太子之璽,帶長歌回府衙,隼在一旁偷聽確認了長歌就是永寧郡主。王君廓以魏叔玉的性命要脅長歌,長歌心生一計,利用皓都脫險。長歌假意去拿太子之璽,但實際是帶他們去皓都的約定地點。

皓都如約帶著樂嫣赴約,發現周圍階有密探,安撫好樂嫣,皓都出手解決密探。長歌趁機離開,但還是被王君廓抓住,兩人比試較量,王君廓受傷逃離。不料、隼出現,以樂嫣要脅皓都,救下了長歌。長歌不願意跟隼一起離開幽州,不能讓幽州落入阿詩勒部的手上,隼把短刀還給長歌防身。

長歌行

長歌憑著太子璽假扮魏叔玉進入軍營報告幽州情況,守將沈固 原本不信長歌所言,正巧看到烽火,就立刻集結將士隨長歌趕往幽州。小可汗-涉爾見事跡敗露,與圖魯克一起出城離開。隼緊追在後,在沈固軍隊路過之時,射箭驚動馬車,引來唐軍探查,涉爾只能把蒐集物品留下率領部眾離開,後來涉爾發現是隼在搞鬼。


第九集...   樂嫣失蹤遭到綁架

長歌領軍到達都督府,沒想到王君廓為了自保殺了李瑗,長歌探望魏叔玉,這時皓都也帶兵馬來抓長歌。在沈固與阿竇的幫助下,長歌從皓都的手中逃走,長歌感謝沈固的救命之恩。城外、沈固告訴長歌就憑太子印璽沒有實質的用處,人心最重要,讓她前去朔州。魏叔玉與皓都追來,沈固攔下皓都,魏叔玉一人追到長歌,魏叔玉想像長歌表達自己心意,但長歌不領情,刺傷叔玉 還將太子之璽給他,表明從此與他恩斷義絕,魏叔玉將太子之璽交給皓都,皓都仍然不願意放過長歌。長歌獨自離去,在路口留下標記,讓阿竇能隨後跟上找到她。

樂嫣被人口販子綁架,皓都與魏叔玉回到客棧發現樂嫣被人綁架,皓都讓魏叔玉回長安交回太子之璽覆命,魏如遇堅持要自己找到樂嫣。。秦王收到幽州已被收復的消息,杜如晦認為河北山東一帶多為李建成的舊部,應當要提早打壓,並藉口魏叔玉幽州之行的過錯,攻擊魏徵,刺激魏徵自己請命前往河北一帶安撫。

小可汗-涉爾咽不下被隼耍弄的這口氣,推斷隼的行動路線,中途攔截。隼被偷襲受傷,長歌巧遇受傷的隼,隼勸長歌不要去朔州。
 

第十集...   李長歌獲刺史公孫恒 信任

長歌抵達朔州,見到朔州雖地處邊陲,街上卻繁華和平,刺史公孫恒深得民心。長歌與阿竇重逢,一起去蒐集情報。隼回到了草原,穆金幫他清理傷口,隼不捨得丟棄長歌包紮的布帶。熊獅首領來見隼,帶來大可汗命令,雄獅負責攻打朔州,鷹師負責輔助。

刺史府中,公孫恒與秦老商議準備應付阿詩勒部襲擊,突然有人報信,夫人與女兒被山賊襲擊,正想前往援救,夫人卻自行歸來,原來長歌與阿竇偶然遇見山賊商議襲擊之事,於是設計救了公孫夫人與女兒。長歌藉機隱瞞身分,跟在公孫恒身邊,設法取得公孫恒的信任。朔州城外,阿詩勒部鷹師,熊師已經駐紮在城外。熊師想先行攻城,讓鷹師輔助。隼帶著穆金喬裝進入朔州打探情報。

朔州城內,長歌出主意幫公孫恒解決土地糾紛,經過幾番試探,內心對長歌認可有加。長安城中,李世民十分擔憂樂嫣失蹤,他已經失去一個長歌,萬不可再失去樂嫣,杜如晦責備魏徵私放李建成舊部將領,但是李世民與房玄齡卻很贊同魏徵的做法。。秦老對長歌仍心存戒備,暗中跟蹤她、識破了長歌假冒的身分,秦老警告她,切莫做出傷害公孫家的事。

第十一集...阿詩勒隼進朔州查探虛實

隼為了能順利拿下朔州,偷偷的潛入城內探查虛實,發現朔州易守難攻,又與長歌相遇,長歌送隼出城,隼勸長歌早日離開朔州。阿詩勒部-熊師特勤為了搶得頭功,偷偷帶著騎兵攻打朔州,長歌提前知道消息,趕忙回朔州通知公孫恒趕緊擊鼓示警,被公孫恒斷然拒絕,長歌認為公孫恒不善用兵,朔州恐怕會兵敗失手,然而朔州易守難攻在公孫恒善於用兵之下,讓熊師煞羽而歸。公孫恒深知這次阿詩勒部來勢洶洶,朔州兵源不足,長歌獻策助其守住朔州安危,深得公孫恒讚賞他,好似太子李世民般有謀略。

熊師特勤兵將怒氣發在軍師-司馬健身上,司馬健為了一己之私見錢眼開,找上了自己兄長-司馬圖。公孫恒私自調兵守住朔州,遭到行軍總管司馬圖招見,公孫恒預料此次前去可能事有蹊翹,行前囑咐秦老,若自己無法如期歸來,希望秦老能在李長歌一旁協助他守住朔州。司馬圖將公孫恒扣上勾結阿詩勒部、有反叛之心,關押候審。原來司馬健慫恿司馬圖,说服他殺了公孫恒,而朔州也早晚會被阿詩勒部攻下,不如投靠阿詩勒部為自己的前程多做打算。

隼得知一代名將公孫恒竟然被奸佞所押,等於是白白將朔州送給了阿詩勒部,一切都是熊師的軍師司馬健從中穿梭。緒風趕忙回去,將公孫恒被抓之事告訴秦老,秦老只有將這消息告訴 長歌,讓長歌留在府內不要有動靜,明日他會前往司馬府一探虛實。

第十二集...   李長歌智謀解救危難的幽州

司馬圖派人到刺史府上想要搜出兵符,控制朔州城內的兵馬。秦老使出一計,假裝府內遭竊兵符被偷,暫時緩了司馬圖的步步相逼。秦老對長歌说,即便司馬圖有了兵符依然無法調動朔州城內兵馬,因為這些士兵指聽令於 刺史-公孫恒。爾後、司馬圖欲開府庫,與阿詩勒部議和。秦老將公孫恒留下的字條交給了李長歌,公孫恒對李長歌的信任,讓長歌無法對朔州的境遇就手旁觀,於是他想出計策,在議和之日,調動僅有的兵馬用欺敵之術來守住朔州。

隼經常會想起與長歌相處的點滴,而亞羅也發現隼從大唐回來後,整的人都變得不一樣。近日 阿詩勒部經常被夜襲,公孫恒被關後竟然還有人能調兵遣將守住朔州,聽聞有一名才上任不久的李主簿,引起隼的好奇,還認為這次熊師絕非單純議和,而是攻城。果然在議和之日,熊師中計兵敗,長歌還藉熊師特勤之手殺了貪生怕死的司馬圖。

城不可一日無首,司馬圖死後,迎回公孫恒鎮守朔州,這次長歌成功的用兵守住朔州,得到眾人的信任,還因此升任-輕車都尉,但公孫恒最擔心的是,阿詩勒部最精銳的部隊的尚未出現。朔州市井上傳頌著李主簿運籌帷幄神勇救了朔州的事蹟,皓都來到城內對李主簿的身分了然於心。

刺史府內突然接到消息,糧倉著火化為灰燼,公孫恒最擔心的鷹師終於出現了。

第十三集...阿詩勒隼一箭射中李長歌

公孫恒帶著長歌到城東迎戰,阿詩勒部最精銳的鷹師兵臨城下,刺史受傷,讓長歌負起守護朔州的任務。長歌在朔州城上運籌帷幄破解鷹師的進攻,隼認出了朔州城上的長歌,特意戴上面具不想被認出。戰役關鍵時刻,隼一箭射中了長歌,城中主帥倒下,繳降聲四起,長歌起身拔出箭,朔州士氣大振,隼選擇撤兵紮營圍城。

常歌行.jpg

長歌與阿竇想找出可以出朔州方法,狹路相逢遇到皓都,幸好被秦老所救。朔州糧倉被燒、對外聯繫被阻,長歌本想親自出城對外求援,身受重傷不宜顛簸遠行,最後阿竇自告奮勇出行。代州失守,阿詩勒部進城後燒殺擄掠,樂嫣隨著城中百姓一路逃難。穆金一路帶著士兵,收集唐軍的衣物。

阿竇一路逃出,發現驛道被阻長安收不到消息,代州失守根本找不到援軍,想回朔州告訴長歌這個消息,路上被熊師的人抓走。險些被殺的阿竇,佯稱只有他能召降朔州,讓急於建功的熊師特勤留他一命。

第十四集...出城求援的阿竇被抓

熊特勤怕鷹師搶在他前面立功,不顧大可汗的命令,集結熊師出兵朔州。熊特勤私自帶兵出征,鷹師-隼收到消息換上唐軍衣物,要趕往朔州,阻止熊師以免壞了他的計畫。隻身赴險的阿竇,被熊師壓到城門外,對著城門與長歌下跪 三叩首告別,大喊"代州失守、並無援軍",從容就義。眼見阿竇死在自己眼前,遠方又見冒充唐朝援軍的阿詩勒人,長歌悲憤之下親自帶兵迎敵。朔州士兵赴死的決心對阿詩勒部對極為不利,隼的計謀被識破只好提前撤兵。

公孫恆私下讓緒風送信給隼特勤,又對長歌說了"戰或降只不過是手段,百姓安康不受戰火,才是最重要的",長歌認為公孫恒想獻城而降,這樣怎對得起戰死的士兵與阿竇。公孫恒與隼 兩人私下見面,公孫恒為保城中百姓安危,決定獻城,並要 隼保證百姓安全,他會獻上一份大禮給阿詩勒人。

公孫恒早就認出長歌的身分,將兵符交給 長歌,並交代他與阿詩勒隼談好條件,即將開城獻降,唯一的條件就是獻上自己的項上人頭,以消滅阿詩勒部這些年來戰敗在他手上之恨,他要用一己之命換來城中百姓的安寧。無論長歌如何反對也無法改變公孫恒的決定。


第十五集... 長歌開城獻降

公孫恒請長歌照顧自己的妻女,讓秦老與緒風此後就跟著長歌,相信長歌可以守護朔州百姓。長歌含淚答應,只能與秦老眼睜睜的看著公孫恒揮劍自刎。公孫夫人來到書房,漫天大雪的朔州城,公孫夫人深知公孫恒是為了朔州城而犧牲,深愛公孫恒的她,陪在公孫恒身邊,隨後;她也隨著公孫恒的腳步,一同踏上黃泉路。長歌悲痛地看著刺史以身殉道,秦老要長歌好好想想,究竟何為家、何為國,而長歌心中的道又是甚麼道。

隼違背大可汗命令,答應公孫恒不會讓朔州百姓淪為俘虜,讓穆金認為隼越來越不像他自己。隔日;阿詩勒隼兵臨城外,等待長歌出城獻降。長歌一人身穿喪服跪在公孫恒靈前,皓都出現在靈前想殺她,而她身為大唐郡主,定會全力守護大唐子民安全,此時若是皓都出手就是與大唐作對。等到她此事了結,皓都要殺她也不遲。隨後;長歌抱著公孫恒的首級出城獻降。

長歌即將出城,深怕降後生變,讓秦老與緒風趁著阿詩勒部進城時,帶著媛娘與公孫恒的家當離開,別再回頭,她已失家,不想再失去大唐。隼雖然戴著面具,但長歌獻降時認出了穆金的聲音,隼自知身分被知,摘下面具。長歌忍住被欺瞞背叛的痛苦,獻降時懇請 隼能夠放過全城百姓,但阿詩勒部士兵不肯答應,長歌說若是不答應,她拚進了權力也會與阿詩勒部玉石俱焚。隼答應了長歌的要求,條件是必須臣服於他、侍他為主、供他驅使。長歌賣主獻城在城中勢必無法待下去,但為了朔州百姓安全,長歌還是答應了隼的要求。

朔州百姓認為長歌是叛賊,被綁在市場上的長歌沒有任何辯解,想起公孫恒的犧牲,現在的她的屈辱都是值得的。穆金當眾宣佈阿詩勒部不會傷害百姓,城中百姓高聲歡呼。熊特勤怒氣沖沖來找隼算帳,草原征戰向來進城屠殺,如今朔州城例外。隼提起了土喀設私自行動破壞了計畫,因此壓下了土喀社的不滿,還讓穆金對外貼出告示,李長歌已死,還暗中保護著長歌。
 

第十六集...阿詩勒隼暗自守護李長歌

隼前來見已經是鷹師的奴隸的長歌,而他想要做的就是讓長歌從大唐消失。隼不怕留下長歌是養虎為患,草原的生存法則是弱肉強食,讓長歌好好的活下去。阿詩勒部帶著長歌出發,皓都沒有殺長歌,讓人暗中監視,若長歌與阿詩勒部勾結就殺了她,若是沒有阿詩勒部應該也不會留下她的命。皓都反而希望長歌能夠為國捐軀。

李世民憂心樂嫣失蹤,又想起長歌。皓都命人快馬加鞭將北境失守之事通報到長安,李世民派兵前往要收復北境將阿詩勒部趕出。房玄齡知道皓都身在北境,希望杜如晦能讓皓都幫忙找尋樂嫣。杜如晦無心理會這事。

隼知有人暗中盯著長歌,讓穆金演一齣戲,讓探子以為長歌已死。緒風跟秦老帶著媛娘四處躲藏,緒風還打聽到長歌已死的消息,秦老認為長歌還活著,定是被阿詩勒隼帶往草原,只要將原娘安頓好,再去打聽長歌的下落。魏叔玉來到朔州,皓都將長歌的死訊告訴他。皓都叮囑叔玉長歌已死,現今最重要的是找到樂嫣。

隔日;長歌醒來,不清楚穆金究竟昨晚為何有那些舉動,穆金直言更不解 隼 為何對十四郎有這種作法。樂嫣一路逃到雲州,來到明府,她請求明府幫她捎信到長安或是洛陽,自己是永安公主,明府見樂嫣無半點證物,渾身髒兮兮,壓根就不信,把樂嫣當騙子把她趕走。流落街頭的樂嫣,淚流不止。

隼 聽到長歌昏倒的消息,擔心看望,長歌醒來後,冷眼冷語的對待 隼,不吃不喝求死的模樣讓 隼內心擔憂,他用激將法,那怕是有一天能替公孫恒與朔州士兵報仇,也要好好活下去激起了長歌報仇的生存的意志。

皓都跟叔玉來到雲州縣府,亮出樂嫣的畫像,官府才知前幾日來的人竟然真是公主,隨即命人出去尋找樂嫣。樂嫣在街上拿出藏在身上的荷包買餅,被一名男孩偷了荷包,不知情的樂嫣還想分一半餅給男孩,身邊的一名娘子提醒她荷包被偷走,樂嫣趕著追悼男孩,錢可以拿走荷包要還給她,因為這荷包是長歌繡給她的。樂嫣誤以為官府拿著畫像是要抓她,一路逃到織布坊躲藏,請求布坊-柴娘子收留她一日。

長歌被帶到草原,在阿詩勒部落裡看著 隼 給部落的孩子帶來禮物,想起了自己與樂嫣童年時與李世民歡樂的回憶。皓都跟叔玉知道明府找丟樂嫣,生氣的兩人決定明日親自去尋找樂嫣。
 

第十七集...李長歌主動請纓,成為阿詩勒隼的軍師

長歌已死的消息傳回長安,從小把長歌當女兒的他難過的落淚。繡坊-柴娘子讓休息一宿的樂嫣離開,樂嫣求她讓自己多留幾天,柴娘子心善收留了樂嫣,讓她在繡坊幹活。長歌主動來找隼,自己願意成為隼的幕僚。朔州一戰長歌觀察,身為大可汗的養子,阿詩勒隼在草原的地位不如表面風光。她願意為幫阿詩勒隼完成三件事,但前提是不做傷天害理與不利大唐之事,事成之後她要阿詩勒隼放她離開草原。隼見到長歌出現鬥志,答應了她的要求,應允她以後是隼的軍師。

大可汗從未主動出馬,突然帶著涉爾來鷹師。隼心裡有數,定是為了他放了朔州軍民百姓一事。長歌察覺到異樣拉著穆金問清,這才知 隼違背大可汗的命令,放過朔州城,當初城牆上隼知道是長歌帶兵,故意射偏那一箭,隼看似冷酷,可卻是情深義重的人。

在營帳中,涉爾處處針對 隼處理朔州城一事,要挑起大可汗懷疑隼的忠心,隼 將公孫恒寫的投誠書給大可汗過目,還獻上戰利名冊跟公孫恒的首級,大可汗思考再三決定信任 隼。長歌認為大可汗親自出現必定有事,意外看到涉爾帶了一名中原人,探究之下發現是王君廓,長歌發現不對勁,趕忙找了努爾,暗中使計。 涉爾接連對 阿詩勒隼控訴他勾結唐軍才使狼軍計畫失敗,這次帶了證人王君廓,阿詩勒隼否認了此事。大可汗懷疑起 隼,命人將王君廓帶上來。王君廓一見到大可汗便跪地求饒,說私吞庫銀的是涉爾,別把這事賴在他身上,涉爾一臉鐵青當場殺了王君廓。努爾因為這件事,佩服長歌的智謀,與她飲酒慶賀,阿詩勒隼在遠處見到,心理不是滋味,還知長歌與努爾同住在營帳,當場命穆金單獨給長歌安排一個營帳。

叔玉知道常歌死後,酒醉後拉住皓都,說皓都與長歌都看不起他,否則長歌這麼多年怎還不知自己對她的情意。皓都聽聞後怒斥叔玉,樂嫣至今生死為卜,叔玉還想著長歌不知振作。叔玉喝的酩酊大醉,諷刺皓都只是杜如晦的木偶。李世民登基,召來魏徵詢問涇州之事,魏徵勸戒李世民應當斷則斷,李世民聽了魏徵的建言,還問了叔玉的事,決定召回叔玉封他為監察御史。

樂嫣在繡坊內,活兒一直都做得不好,還說自己在宮中從沒做過這些事,讓繡娘嘲笑起樂嫣只是在做公主夢。阿詩勒部落送來了大可汗賞賜的女奴.....

第十八集...阿詩勒隼帶長歌看螢火蟲

長歌無意中從士兵手中救了阿詩勒部的女奴-彌彌,長歌見彌彌可憐模樣,留了她在營帳中。隔日;長歌醒來發現彌彌幫她整理東西。穆金要從長歌營帳中帶走彌彌,彌彌咬了穆金一口,還求長歌別將她趕走,隼剛好來到營帳內,長歌開口說要留下彌彌,阿詩勒隼答應了長歌的要求,還提醒她在鷹師內收留有耳朵有嘴巴的東西都不是件好事。

繡坊正在趕貨,勒嫣不但幫不上忙,還將繡品越搞越亂,柴娘子一氣之下把樂嫣趕出去。樂嫣在外站了一宿,不只主動認錯還求柴娘子能多留她幾日,柴娘子不但沒答應還諷刺樂嫣。樂嫣哭著離開繡坊。穆金被彌彌打的事情很快在草原傳開,穆金臉面無光,原要找彌彌算帳,但彌彌看著穆金時,穆金心跳加快的傻在原地,但彌彌整顆心都在長歌身上。樂嫣本想上吊自殺,柴娘子自知說話太重,出現在樂嫣身邊,跟他道歉,鼓勵樂嫣命要掌握在自己手裡,隨後跟柴娘子一起回到繡坊。胡郎君來驗貨,看到訂製的毯子品質不佳,有些生氣但見到樂嫣繡的帕子,欣喜地訂購了樂嫣的繡品,為繡坊帶來好的收益。

0077yUuely1gpazyng52uj33di5291lc.jpg

隼帶著長歌出來吃烤羊腿,說著自己與父汗的故事,長歌好奇阿詩勒隼既然早知她永寧郡主的身分為何不拆穿她,難不成想利用她,隼說著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救了長歌,確實是利用長歌來折騰自己。長歌坐在隼身邊,突然臉色蒼白,著急得將她送回營帳。原來長歌是月事來才臉色蒼白。隨後穆金也知道長歌女子的身分。彌彌知道長歌女子的身分很失望,長歌只讓彌彌日後將她當朋友親人般看待。

隼再巡營,見到長歌擔心她虛弱的身子,隼帶長歌一起巡營,讓她好好認識這個草原,晚上還說帶她去一個地方。夜晚 阿詩勒隼帶長歌到一處滿是螢火蟲的地方,長歌感概明年不知還有沒有機會可以再看這美景。隼答應長歌,只要她想看螢火蟲,不管天涯海角他一定會赴約,只是長歌卻怕自己做不到,螢火蟲如此美好的東西轉瞬即逝,所以又何必期待。
 

第十九集...樂嫣踏上回洛陽之路

彌彌來到穆金的營帳內,發現他腳底是寫暈倒在地,彌彌見他渾身發燙肯定是傷口發炎感染,連忙取酒幫他散熱,整夜的照顧他,穆金醒來後發現衣服被脫光,著急害羞的質問後才知都是彌彌在照顧他,讓穆金內心備感溫暖。

穆金主動提議要帶彌彌去雲州採買,阿隼答應了穆金的要求。繡工笨拙的長歌主動做了一個兔子荷包給彌彌,讓她帶在身上。皓都在客棧與叔玉相遇,叔玉感染風寒,皓都提醒他要好好照顧自己並告訴他,李世民以召他回京任命他為監察御史,讓他回長安,樂嫣之事皓都會盡力搜尋。皓都在胡商人手中見到樂嫣繡的帕子,打聽到樂嫣人在雲州西郊織坊。

繡坊有一批布被退回,柴娘子告訴繡娘們,朝廷有南下的隊伍,可以讓大家一同隨行南遷,樂嫣打算跟隨隊伍回洛陽,允諾將來一定會好好報答柴娘子。樂嫣趁著回鄉之前把繡坊的布拿到市集去賣,巧遇了彌彌與穆金來買布,可聽到樂嫣提到家人,讓失去家人的彌彌當場轉身離去。彌彌閒逛市集買東西時發現身上的荷包丟了,回想肯定是方才樂嫣偷了荷包,怒氣沖沖地來找樂嫣,當眾指稱她是賊拿走樂嫣手上的荷包,樂嫣極為珍貴的荷苞被搶走,委屈地哭了。

彌彌見到穆金拿出一模一樣的荷包,知道自己冤枉了樂嫣,回頭要還荷苞樂嫣已經不再了。兩個相似的荷包肯定是出自長歌之手,彌彌決定回去再問長歌。為找荷苞耽誤了出城時間,穆金與彌彌留在雲州過中秋節,兩人關係漸漸拉近。草原上長歌提起今日是中秋,阿隼送了長歌一塊會發光的石頭,好似當日他們一起看的螢火蟲,阿隼希望長歌能遠離是非快樂的生活。隔日;彌彌回到草原將荷包拿給長歌看,長歌詢問後得知樂嫣在雲州做買賣,肯定是出事了,趕忙前往雲州找樂嫣。而阿隼收到大可汗送來的急報,要即刻出征,還交代穆金這件事要隱瞞長歌。
 

第二十集...李世民親自出征與阿詩勒部交戰

皓都找到西郊織坊,說出樂嫣是當今公主,知道樂嫣已經隨南下隊伍出城,皓都急忙去找樂嫣。長歌隨後也來到織坊,從柴娘子口中知道樂嫣前往洛陽,身上的盤纏糧食足夠,又有皓都找尋,所以她決定先回草原。長歌回到草原,發現營帳內半數兵馬不見,來到阿隼的營帳內看見涇州地圖,得知羅義的天偈軍兵敗,一但涇州失手,北疆門戶大開,阿詩勒部定會帶著兵馬前進。李世民得知前線消息,他讓大唐做好萬全準備,把戰地放在涇陽。李世民不願戰事再起,百姓受戰火荼毒,但也無力阻止即將面臨的烽火連起。

阿詩勒隼知道長歌在一路跟蹤,長歌試圖阻攔鷹師,有如螳臂擋車,但她又無法置身事外,長歌不解為何阿隼要帶鷹師淌這渾水,阿隼告訴她就算沒有鷹師,這次大可汗還動用十萬之眾出征。隨後阿隼命蘇伊舍將長歌押回鷹師好好待著,長歌告訴阿隼,若是他真做了不利大唐的事,她決不會原諒,不要逼他有朝一日與阿詩勒隼兵戎相見。回鷹師路上,長歌從蘇伊舍手中逃走,她無法袖手旁觀決定前往涇州。

兩軍交戰不扣來使,大可汗派祏辛思力到大唐談判,遭李世民扣留。李世民此舉讓涉爾大怒,想進城拿下涇州,但阿詩勒隼認為大唐此舉必有蹊蹺,大可汗聽了阿詩勒隼之言就地紮營。夜晚;大可汗命鷹師協助狼師偷襲唐營,蘇伊舍正好前來報告長歌逃走消息。此時;長歌已悄悄潛入唐營,她已知道李世民來到涇州,還與李世民撞個正著。李世民見到長歌活著打從心裡高興,長歌不諒解朔州失守,斥責李世民。李世民提起現今大唐兵力不足,他只能選擇蟄伏圖存,長歌不信,李世民帶長歌看長安城的兵馬布局,兩軍實力相差甚鉅,現在他只是在演空城計,而李世民出現只是為了穩定軍心,這讓長歌對李世民另眼相看。

阿詩勒部偷襲之事來報,李世民讓叔玉保護長歌離開,而他必須親自上陣,唬住阿詩勒部。唐軍根本不是阿詩勒部的對手,房玄齡跟杜如晦勸李世民切勿親自出征,為了穩定軍心李世民堅持上陣,減少傷亡,看著為國為民的李世民,長歌看在心裡五味雜陳。

長歌從堅持從叔玉身邊離開。李世民毫無畏懼與阿詩勒部交戰渭水兩岸,他希望阿詩勒部能知難而退,更言明大唐從不戀棧,也不懼戰,若大可汗執意要打這一仗,唐軍必定奉陪到底。
 

第二十一集...長歌出手救了李世民

李世民提出議和,大可汗設下陷阱要射殺李世民,這事被躲在一旁的長歌聽見,還因此與阿隼起了爭執,阿隼擔心長歌衝動闖禍,命人將她關了起來。南下路上的樂嫣,遇到了嘴硬心軟的小五,遇到來報復的惡徒,小伍捨命相救還感染了風寒。

隔日;兩軍在渭水談判,長歌從鷹師帳中逃出孤身犯險,放出冷箭救了李世民。阿詩勒部為此拔營北上退回九十里,壞了計謀的長歌因此被抓。大可汗無功而返,氣極敗壞命人將惹禍的長歌押了上來,長歌說自己是狼師的人,全家皆被李世民所殺,誓言要殺了李世民,這次是李世民運氣好,才會造成失誤。涉爾否認見過長歌,不承認她是狼師的人。命在旦夕的長歌,因阿師勒隼就了大可汗,大可汗允諾阿師勒隼所求,饒了長歌一命。

一早醒來樂嫣發現南下隊伍早已離開,留下她與感染風寒的阿五,樂嫣陪在阿五身邊照顧他,待阿五醒來後,兩人一起踏上去洛陽的路。阿詩勒隼擔心長歌在涉爾手上,又無法公然救她,涉爾在一旁見阿詩勒隼擔心模樣,心裡有數地認為這是鷹師設下的圈套想害狼師。

李世民命人到阿詩勒部找尋放箭之人。


第二十二集...長歌淪為狼師的奴隸

李世民與眾臣商討這射箭之人,杜如晦分析射出此劍之人有可能是-李長歌。皓都追上了南下的隊伍,拿出樂嫣的畫像,惡徒驚見畫像,趕忙讓眾人稱說沒見過樂嫣,皓都心裡很是失望。

大可汗無功而返,回到草原後憤怒異常,誰都不見。阿詩勒隼擔心被抓去王庭的長歌,他想在三日後的庫里台大會上與涉爾決鬥贏回長歌,彌彌知道長歌被抓主動要求跟著阿詩勒隼到王庭看望長歌。涉爾知道長歌與阿詩勒隼是舊識,將長歌當活靶,幸好阿詩勒隼及時出現救了長歌。涉爾見阿詩勒隼在意長歌,提議兩人較量,在長歌的頭上放蘋果比試,三輪定勝負,贏了就可帶走長歌。可惜阿詩勒隼最後一箭為了救長歌沒射中蘋果,正好大可汗命人召見阿詩勒隼,涉爾不讓阿詩勒隼帶走長歌,阿詩勒隼只好先去見大可汗。

長歌行

彌彌見到回到奴隸營的長歌,滿心擔憂。涉爾看到彌彌對長歌的關心,恨的咬牙切齒。大可汗誇讚鷹師的英勇,留阿詩勒隼與他住在同帳。士兵來報 唐軍羅義被抓的消息,大可汗有意召降羅義。涉爾與彌彌是舊識,對她感情非同一般,當年大可汗擔心涉爾玩物喪志,將彌彌送走。涉爾見長歌與彌彌十分要好分外忌妒讓人多派點活兒給長歌,不讓長歌好過。

羅義滿身是傷被囚禁在奴隸營,夜晚;長歌偷偷探望羅義,出現一名 十八 的人要來救出羅義。羅義得知長歌的身分,羅義自知腿傷深重,無可能順利逃出,命十八離去,雖然自己是李建民的舊識,背叛李世民,但從未忘記自己是大唐子民,決不會屈服於阿詩勒部。長歌允諾會救出羅義,留下傷藥給羅義,孰知,長歌剛踏出營帳,就被士兵所抓。
 

第二十三集...庫里台大會 阿詩樂隼贏回長歌

長歌正在危險時,阿伊兒救了他,阿伊兒是可敦身邊的人,可敦是大隋當年送來草原和親的奕承公主,阿伊兒帶長歌來見可敦,她知道長歌是名女子,想要救出羅義,所以坦承了中原人的身分,讓長歌對她放下戒心。樂嫣帶著生病的小五一路趕往洛陽,樂嫣讓小五堅持下去,只要到了洛陽一切都會好起來,兩人不用在過顛沛流離的生活。這段時間的流浪生活讓樂嫣希望以後能讓百姓過著太平生活。

阿詩勒隼偷偷來看長歌,看出有人為長歌換藥,長歌坦言是奕承公主幫她。阿詩勒隼怕長歌出事,叮囑她,在這王庭中除了他,誰都不能相信。阿詩勒隼想辦法要接走長歌,長歌卻想救出羅義將軍不願離開,希望阿詩勒隼不要阻止她。阿詩勒隼將長歌擁入懷裡,讓長歌要好好活著。

錦瑟夫人是大可汗最寵愛的女人,錦瑟故意要羞辱可敦讓她幫忙倒酒。可敦受到屈辱崩會不已,喚來長歌,告訴她多年來她雖和親來到草原嫁給了歷代的可汗,但不受人信任過著痛苦生活,她會幫長歌救出羅義,還說涉爾自己兒子,因大可汗逼涉爾發誓,不可私下見她這個親生的娘。長歌從可敦牙帳出來被涉爾撞見,涉爾懷疑長歌為何要接近可敦,意外得知長歌女子的身分,欣喜要利用長歌來威脅阿詩勒隼。

庫里台大會,長歌換上一身女裝帶著面巾,隨著涉爾一起出現在大可汗的宴會。涉爾不斷的挑釁,故意斥喝讓長歌幫忙倒酒,阿詩勒隼忍不住氣拔出劍,要求與涉爾決鬥,若是他贏了就要了涉爾身邊的長歌,涉爾不甘示弱,說若是自己贏了就要了阿詩勒隼身邊的 彌彌。兩人的比試,讓大可汗興致高昂,最終阿詩勒隼贏得比賽。涉爾輸了比賽,大可汗私下怒斥涉爾,輸給了阿詩勒隼,是準備將草原拱手讓給一個中原人嗎!!!  阿詩勒隼要帶著長歌回鷹師,長歌突然掙脫開來,跑來求大可汗,說她不願意離開王庭。此舉;傷了阿詩勒隼的心,就算大可汗準備命人將長歌捆了送到鷹師,阿詩勒隼已出言拒絕........。

長歌行

第二十四集...阿伊兒協助長歌 救出羅義

傷心的阿詩勒隼當場向大可汗要了百年老酒,烈酒入喉也無法撫平內心傷痛。隔日的草原狩獵,阿詩勒隼無心參加,以受傷的理由要留下療傷、涉爾聽聞也不願參加,大可汗同意兩人一起留下。長歌不願離開,讓涉爾想知道她究竟想搞什麼鬼。

夜晚;長歌來見藉酒消愁的阿詩勒隼,除了跟阿詩勒隼道歉,還希望他不要阻礙她要救羅義的計畫,就算阿詩勒隼請求長歌不要冒險,可還是無法打消長歌的念頭。阿詩勒隼只好派人守在王庭,故意製造出自己已經回鷹師的消息。

大可汗出發去狩獵,他的汗血寶馬就失控逃出,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找馬,羅義與長歌突然消失。涉爾認為這都是長歌搞的鬼,下令尋找他們。長歌與羅義在阿伊兒的幫忙下順離逃出,阿詩勒隼得到消息也帶人馬趕來。阿伊兒回到王庭因水車上沾有血跡 被抓。

雖然十八前來接應羅義,但涉爾兵馬逼近,羅義自知命數已盡,命十八以後的新主人就是長歌,讓十八帶著長歌離開。羅義最終死在阿詩勒部手上,涉爾追上了十八與長歌,阿詩勒隼帶著鷹師及時趕到。涉爾不肯放過長歌,為了長歌雙方要兵戎相見時,涉爾的心腹趕到,他知涉爾不是阿詩勒隼的對手,拉住了涉爾,讓阿詩勒隼帶走了長歌。孰不知這是狼師重創鷹師的機會,可以做實長歌是鷹師的奸細,這也是可敦的計畫,她要不惜代價讓涉爾當上草原的王。

阿詩勒隼救出長歌,穆金來會合送來一封信,信中只有一只耳環,阿詩勒隼臉色鐵青,一怒之下讓長歌滾回中原,長歌知道今日之事肯定連累了阿詩勒隼不願離開。阿詩勒隼語氣不佳的告訴她,之前警告長歌不要自不量力,這就是長歌自以為是的後果。阿詩勒隼讓穆金要親眼見長歌到邊境,隨後就快馬直奔王庭。

穆金送長歌前往邊境,可長歌問起了耳環的事,才知阿伊兒是他的養母,大可汗將阿伊兒安置在牙帳,就是為了牽制阿詩勒隼以防他變心。知道這事之後的長歌,連忙讓穆金帶著鷹師趕往王庭要救阿伊兒跟阿詩勒隼。

涉爾利用阿伊兒威脅阿詩勒隼,讓他下跪,阿詩勒隼寧死不跪,但他把阿伊兒當自己的阿娜,為了阿伊兒還是選擇向涉爾下跪。
 

第二十五集...阿詩勒隼痛失阿伊兒

涉爾為了羞辱阿詩勒隼,逼他磕頭。阿伊兒不忍阿隼受辱,刎頸而亡。阿詩勒隼眼見阿娜死在眼前,誓言要殺了涉爾。正當阿詩勒隼拿著弓弩要射向涉爾,可敦突然出現替涉爾擋住一箭。阿詩勒隼終究狠不下心,此時;涉爾的人趕到,本想拿下阿詩勒隼,但長歌帶著鷹師的人及時趕來將阿詩勒隼擊昏帶回鷹師。為了甩掉狼師的追擊長歌獨自引開追兵,讓穆金順利將阿詩勒隼帶回鷹師,受傷的長歌因此下落不明。

回到鷹師的阿詩勒隼醒來後第一件事就是來見阿伊兒。痛不欲生的阿詩勒隼,這些年來為了保護阿伊兒,受大可汗的逼迫,他都全部照做,最後還是無法保全親如家人的阿伊兒。隨後問起了長歌與蘇伊捨的下落,得知蘇伊捨平安無事,可長歌就此下落不明。阿詩勒隼想親自去找長歌,可身體虛弱的他,讓穆金擋了下來,穆金與彌彌一同去找長歌。

可敦替涉爾擋了這一箭,幸好沒有傷及性命,涉爾本想進去探望,但被擋了下來。若是被大可汗得知必會責備可敦,雖然她是涉爾的生母卻無法探望,讓涉爾想起了阿詩勒隼與阿伊兒,不禁心裡生出悲憐之心,涉爾不明白兩人從小一起長大為何會走到這一步。回到營帳中,涉爾的心腹不斷告訴他這是滅了鷹師的好時機,可以直取阿詩勒隼的性命,但涉爾說從來沒想過要殺了阿詩勒隼。 阿詩勒隼用小時候的暗號約出了涉爾。涉爾無心殺了阿伊兒很後悔,阿詩勒隼喪親之痛雖然想殺了涉爾但是他不會。阿詩勒隼笑涉爾太過幼稚,只想與他爭輸贏,卻沒想到他們身上背負著是草原的未來。阿詩勒隼讓涉爾放了蘇伊捨與長歌,涉爾坦白告訴阿詩勒隼,長歌不在他手上,只說草原危機重重,也許逃走途中長歌已命喪。涉爾並未說出長歌被一名中原人救走的消息告訴他。

長歌醒來在一輛馬車上,得知是被 司徒朗朗與孫真人 兩人行俠仗義所救。狼師給大可汗送信,表明鷹師接應羅義逃走,阿詩勒隼還殺傷可敦,涉爾沒想到他的人會做這樣的事情,他知這件事是他做錯了,不願傷害阿詩勒隼,當大可汗怒氣衝出要追捕鷹師殺了阿詩勒隼,涉爾卻聲稱這是他們二人為了追逐羅義,無意中射傷了可敦,他也意外殺了阿伊兒。如今阿伊兒死了,大可汗雖然想用親情綁住阿詩勒隼,但阿詩勒隼只想完成阿伊兒的遺願,走遍大千世界,讓大可汗找適合的人選接管鷹師。
 

第二十六集...小五病死在樂嫣背上

無論大可汗如何慰留,阿詩勒隼執意離開,也只能忍痛放手。大可汗私下責罵涉爾,明知阿伊兒是阿詩勒隼的羈絆,現在沒了阿伊兒,等同已經失去可以控制阿詩勒隼,現在無人可掌控鷹師,等於他失掉一個臂膀。

涉爾約出阿詩勒隼,想挽留阿詩勒隼繼續留在草原,但被拒絕,阿詩勒隼表示只要安頓好鷹師,無論天涯海角也會找到長歌。聽完這些話涉爾終於明白為何他無法贏過阿詩勒隼。最後還時告訴他,長歌最後出現在南方,被中原人救走,還將她遺留下的木簪交給阿詩勒隼。

長歌的魯莽行事害死了阿詩勒隼的親人,愧疚難當認為只有遠離草原才是對的。所以跟著司徒朗朗一同離開。而司徒朗朗中意長歌,想收她為徒,將他一身越女劍法傳授給她,長歌本不願意,但想到學會後可以攻無不克,萬千軍中直取敵人首級,樂意的答應後,隨著孫真人一同前往洛陽。

樂嫣跟阿五見到災民強搶官糧,樂嫣責備災民不該殺了官差,替官說話的樂嫣被災民辱罵趕走。十八繼續拿著畫像尋找長歌的下落,遇到同樣也在找尋長歌的阿詩勒隼。杜如晦將樂嫣出現在雲州隨著災民前往洛陽的消息告訴李世民,李世民狠是欣慰,同時讓魏叔玉帶著太子到洛陽,替他撫慰災民,安定民心。並說雖阿詩勒部暫時退兵,但未來定免不了一站,且自己身體抱恙,想前往洛陽,尋找一名接替自己的適合人選 李靖。

樂嫣背著病重的小五一步步的前往洛陽。東宮太子年紀小,玩心過大,不知體恤民意,還嚷著自己隨行的馬車過於破舊,責怪魏淑玉。就在快接近洛陽時,小五病死在樂嫣的背上,樂嫣無法接受小五困頓病死,在到達洛陽邊境上遇到官兵阻饒不讓小五進洛陽。皓都出現了,樂嫣哭的傷心欲絕昏倒在皓都懷中。
 

第二十七集...

醒來的樂嫣,哭著要找小五,讓皓都明日陪著她去看小五最後一程。皓都訝異樂嫣不怕他了,樂嫣了這段時日來,她死都不怕了怎會怕皓都。皓都將之前在弘義宮撿到的護身符還給樂嫣,樂嫣則將護身符轉贈給皓都希望能保他平安。

長歌隨著孫真人來到流雲觀。樂嫣帶著皓都來到小五墳前,將小五遺留的手環戴在自己手上,放著小五生前想吃的白米飯,想著這段時間小五對她的照顧,流下淚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追劇...資訊、圖片 來自: 微博、騰訊視頻、愛奇藝

    宅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