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 拍攝完成後,分成《星漢燦爛-27集》 《月升滄海-26集》上下兩部播出,全劇共53集。


《月升滄海》電視劇、該劇改編自 關心則亂 小說"星漢燦爛、幸甚至哉",導演費振祥,由趙露思、吳磊主演,郭濤、曾黎、徐嬌、李昀銳...等演出。2022年7月28日首播。

 劇情描述 自幼因戰亂被父母留在祖母身邊的程少商,嬸娘惡意縱容,將其養成廢人,過程中認識了皇帝義子 凌不疑,起初程少商對凌不疑充滿戒心,在凌不疑一次又一次解救她於危難中,程少商漸漸愛上她,就在兩人要成親之日,凌不疑堅持為霍家滅門復仇,兩人面臨分離5年的危機,這段過程展開的愛情故事。

月升滄海


劇情人物簡介:

  程少商,自幼被父母留在祖母身邊成為"留守兒童",嬸娘惡意縱容,欲將其養成廢人。程少商為了活命,不得不表面荒誕,掩蓋鋒芒只為等待時機,後因多年與父母的疏離使得親情難以親近。

  缺愛的程少商,認識新帝義子凌不疑、白鹿山才子-袁慎、世家子弟 樓垚,儘管程少商感情之路坎坷,但從不後悔自己選擇。程少商與凌不疑相處中,漸生情愫,陰錯陽差捲入凌不疑的身世之謎中。程少商面對種種事件屢建奇功,也從凌不疑的家庭關係中學會與父母相處之道,兩人在過程中經歷成長相知相惜,慢慢與自己跟家庭和解,攜手化解危機,成就愛情佳話。

星漢燦爛

🔺程少商/ 趙露思 飾演: 自幼在祖母身邊,嬸娘心懷惡意將其縱容廢養,為了活命,少商只好表面貪玩荒誕,私下則真實苦學。

🔺凌不疑 / 吳磊 飾演: 皇帝義子,為慘遭滅門的霍氏遺孤,堅持為家門復仇。


星漢燦爛追劇日曆

劇情分集 🔻追劇更新🔻

第1集(28)...程少商奉命進宮

   韓武調查孤城一案遭人追殺,命危之時凌不疑現身解圍,韓武尋得當年的軍醫,從他們口中得知,當年那些將士皆死於刀傷,並非死於瘴氣。韓武本想追問刺客身分,卻死於毒針之下,凌不疑也因此腳受刀傷。凌不疑查清當年是小越侯為了掩人耳目,坐實瘴氣之死,動手殺了這些將士,並快馬通知老乾安王,勸其暫緩救援孤城,如今韓武遇刺,表示背後之人已知有人在調查此事,因次凌不疑不能只能暗中調查。

   文帝擔心凌不疑腳傷,又焦急為何他不告訴自己,猜測是凌不疑恐怕是為了程少商而受傷,又擔心自己責怪程少商,一股腦地擔心凌不疑與程少商的親事,於是為了不讓凌不疑白白受傷,一定要讓程少商知道,於是明日宣程少商進宮。

月升滄海.jpg

   程少商進宮,遭到鍾情凌不疑的三公主為難,凌不疑霸氣守護程少商,並堅定的告訴三公主"子晟此生,除了她以外,再無旁人",隨後牽起少商的手離開。程少商關心凌不疑的腿傷,又不願表露自己的心意,直到凌不疑堅定說出自己決不退婚,程少商才說出自己想通了也不退婚,兩個從小就不曾得到愛的人,彼此坦誠心意。

   凌不疑擔心少商,隨後來到堂上,聽聽文帝想問少商什麼。少商坦承自小被嬸母棄養,導致識字不多,在旁人眼中粗鄙不堪,文帝欣賞少商的自知,但她日後作為凌不疑的新婦,一言一行都不能丟了他的顏面,更讓她別自慚形穢,命她來皇后宮中聆訓,好好學習。

   程少商突然說她想告御狀,既然凌不疑是文帝的義子,那他就是自家的長輩,所以她要狀告車騎將軍王淳之女 王姈,她言行無狀,在樓家婚宴之上誹謗。

   文修君與壽春來使正在商議,要助壽春的彭大人拿到鑄幣權。來使並轉交小王爺的家書,提起小王爺困在壽春過著不得志的生活,文修君忿忿不平,這天下本該是乾安王氏所有。來使見到王姈甚為喜歡,要文修君將王姈嫁給彭大人,即便文修君不願意,但來使提醒當年若非彭大人不顧瘴氣,將老乾王揹回,這才留下病體,讓文修君莫忘此恩。

   雖然程少商狀告王姈,是女兒家間的小事,但家事不寧,國事不安,於家於國,她肯定要告,而且王姈對凌不疑十分執著。少商所言有太子在一旁贊同,文帝認為王姈確實需要教訓,於是讓曹成跑一趟車其將軍府。皇后本欲讓少商住進長秋宮接受教導,可凌不疑體貼少商與父母家人先前聚少離多,捨不得她受離別之苦,希望讓她住在家中,他願意親自接送少商至長秋宮。

   王姈哭喊不願嫁去壽春蠻荒之地,文修君堅持要她嫁給乾安王族的恩人,認為乾安王族不過虎落平陽,當年若不是乾安王族幫助皇帝,若不是文家收留皇后,將她引薦給皇帝,全天下都欠文家。曹成帶來皇帝的口喻,文修君自恃高人一等,不願跪接聖旨。

   曹成帶來的口喻,王姈得蒙祖蔭,性驕行扈,辱樓氏婚,詆程氏女,車騎將君王淳疏於管教,責令父女自省。文修君認為文帝為了軍戶之女,令她顏面掃地,一巴掌打了王姈,責罵她平日可以囂張跋扈,目中無人但不可以像今日這般丟人,當年若不是她與皇帝同宗,今日的皇后就是自己,並嚷著要進宮找皇后理論................。
 

第2集(29)...程少商挺身護住宣后

   皇后對初入宮中的程少商十分照拂,讓她初次體會被人偏愛的感動。而自小在長秋宮長大的凌不疑,拉著程少商跑去城牆欣賞滿城燈火,還說自己眼裡最亮的星星是嫋嫋。巡城的侍衛撞見兩人親密的模樣,凌不疑故意當侍衛的面親吻了裊裊的額頭。

  少商回家後,害羞地想著在城牆上被凌不疑親吻,恰巧程頌走來也在想著他與萬萋萋在馬車上之吻。少商問程頌是否被親吻過,兩人皆心虛的害羞說這是秘密,千萬不可被蕭元漪知曉。

   程少商開始展開每天至長秋宮的學習,皇后溫柔的教導,但詩文典籍對少商來說學習的十分辛苦,可對於她擅長的機關之術,卻得心應手,皇后對她說每個人都有自身擅長之事,別人不會的她會,她不會的皇后會慢慢教她,所以要少商不必自卑,要昂頭自處,她不比都城的那些權貴女娘還差。

   程少商正在幫皇后開背,酥鬆筋骨,此時文修君大聲嚷的來到長秋宮興師問罪,一見到程少商,變字字諷刺地針對她。皇后稟退所有人,文修君更是撒潑的羞辱皇后,認為她忘恩負義,她只是要為小乾安王要一個鑄幣權,皇后也不願照拂,更不斷拿當年收留之恩,目無尊卑。

   被擋在外的程少商,擔心皇后安危衝進屋內,替皇后擋了文修君將燭台推向皇后而燙傷手腕。程少商不顧傷痛,將皇后護在身後,面對咄咄逼人的文修君,也一句句的懟回去,文修君不僅輕視皇后,更瞧不起凌不疑,還好文帝與凌不疑在門外皆聽在耳裡,更及時出現攔下要動手傷人的文修君。

   文修君被迫由凌不疑帶著離開長秋宮,不甘心的提及當年小越侯雖提前通知,但老乾安王執意要救孤城,冒著風險帶著一對人進入瘴氣裡,才會失去性命。凌不疑聽聞至此,告訴文修君懸崖勒馬,別被人挑唆,小越侯與宣氏向來不和,小越侯所言未必屬實,可文修君不屑凌不疑的提醒。

   小越侯當年不滿文帝娶宣后,一直視老乾安王為眼中刺,不可能好心替他探路,此事有蹊蹺,凌不疑讓人盯住小越侯舉動。三公主皇城門前遇到被攆出長秋宮的文修君,羞辱她妄想來求皇后要求要壽春的鑄幣之權..............。
   

第3集(30)...三公主刁難程少商

   程少商因維護宣后而受傷,凌不疑告訴她日後別不顧自身安危,插手天家的恩怨, 送少商回府前,凌不疑霸氣的告白少商,並說他不輕易交付真心,一旦交付了,便不再回頭,如果你無法將赴真心與我,我寧願願將此心收回。

   文修君一心只想為小乾安王求得鑄幣權,實則陷入小越侯設下的圈套。三公主生性貪財,與小越侯私下鑄造偽幣,供己之用,若是將來偽幣之事曝光,可將這罪全推託給小乾安王。

   一早凌不疑因有要務,程少商要獨自前往長秋宮,又知現在阿母不再嚴加管教自己,心裡顯得有點失落。三公主至心還對凌不疑看不上自己,而懷恨程少商,三公主在宮內撞見,獨自落單的少商,不說分由刁難,讓人一腳踩住少商的手,打了少商巴掌,幸好太子妃前來搭救,才免於繼續受到欺負。

   太子妃告訴少商,三公主鍾情於凌不疑,如今她是凌不疑的新婦,日後肯定會遭到許多委屈,在皇家生存不易,當年凌不疑初入皇宮,也不備人尊待,還遇到許多麻煩事,還說了許多關於凌不疑的喜好與幼年之事。太子勸凌不疑切莫因為婦人之事與車騎將軍有嫌隙,可凌不疑告訴優柔寡斷的太子,身為儲君,當以國事為重,切莫因為心善,任人唯輕。

   今日是霍將君的忌辰,皇帝在宮中設午宴,凌不疑來東宮帶走程少商,發現她手受傷,少商堅持不願說出是誰傷了她,凌不疑讓她別忘了當日雁回塔之事,要她要遠離東宮,宮中事務並非她想得這般簡單,人心險惡並非表面,可少商不服,認為自己置身事外,她為了凌不疑再學著適應宮廷,這宮中所有的曾經,她都會一點一點地去了解,因為她想知道未來郎婿是怎樣的人。凌不疑聽到少商都是為了自己,溫柔地握住她的手,讓她去做自己想做的,他會保護少商。

   越妃平日喜靜,不喜張揚,三公主面見越妃,一身華麗裝扮遭到訓斥,還說後悔當年將她交予小越侯撫養,醒她別為些俗物,做出有損越家門面。

   宮中家宴上,是程少商第一次見識到皇家所有人,汝陽王妃不請自來的來到午宴,一坐落就不顧皇帝的顏面,羞辱程少商,雖然凌不疑出聲護著少商,可汝陽王妃咄咄逼人,直到從不喜參加家宴的越妃出現。越妃一到家宴上,便直言教訓各皇子與公主的不是,越妃更是看不慣汝陽王妃的無理,直接懟的汝陽王妃無言以對,更當著凌不疑的面為程少商撐腰,說有人要挑剔你的新婦,那都是放屁.........。

   

第4集(31)...程少商用計讓三公主當眾犯錯

    汝陽王妃挑剔程少商配不上凌不疑,越妃霸氣護著凌不疑,文帝為凌不疑撐腰"你想娶誰就娶誰,誰要是敢拿你的親是要挾,朕就讓她生不得、死也難"。

   程少商在一旁協助霍氏祭奠供品之事,三公主進來後趾高氣昂,恥笑程少商更數落太子妃母族出身卑微寒酸,程少商看不過去,將香丸丟在地上,令三公主滑倒當眾出糗。祭典之時,三公主故意將香灰吹向程少商的眼睛,少商心生一計讓三公主的裙襬勾住燭台引燃衣裙,三公主被迫脫下素服,露出裡面紅色豪奢衣裙,文帝見狀怒氣衝天,五公主在一旁搧風點火,還有三皇子趁機告狀,三公主手頭闊綽是因其領地有偽幣流通,私鑄偽幣,文帝氣著責罰三公主杖刑。

   三公主被罰不但不認錯,還將所有的過錯推給旁人,越妃只恨自己生出如此蠢笨的女娘,也明白這一切都是自己的兄長小越侯謀劃,聖上沒有嚴查是為了給越氏留個臉面。小越侯不甘心,若不是當年文帝負心迎娶宣氏,今日母儀天下的就是越姮,可越妃直言宣氏為聖上謀天下,傾盡全部身家,霍氏為聖上失去全族性命,文帝已經禮遇越氏一族,,告誡他此後別再做出有辱越氏門風之事。

   小越侯與三公主合謀,慫恿小乾安王私自鑄幣,凌不疑私下將這消息通知三皇子,三皇子雖大義滅親,私自鑄幣是死罪,可文帝卻怕累及三公主輕輕放下。凌不疑截下文修君送給王隆父子的書信,並私下通知山匪,計畫讓王隆父子剿匪被擒,好過日後禍國,家族盡滅的好。

   文帝見程少商為了置辦自己嫁粧,刺繡還傷到手,一時興起,命她負責操辦皇后壽宴。太子仁厚,得知王隆被擒,希望凌不疑私下帶兵救回,可凌不疑認為,為君者不可任人為親,拒絕太子的要求。太子只好求見聖上,此舉惹怒聖上,訓斥太子,宣后聽聞後擔憂,知太子軟弱,良善,宅心仁厚,也許不適合這太子之位。

   夜深,蕭元漪見程少商心事重重,上前關心,知道宣后提起,希望太子做個尋常人,遠離朝堂是非,明白嫋嫋終於學會體會當父母的辛酸,但也吃味她關心的不是自己而是皇后.........。
 

第5集(32)...易儲謠言四起

   易儲的謠言四起,許多人都來攀附小越侯。五公主在酒巧遇小越侯,對其傲慢無禮,認為天下是文氏與宣氏所有,小越侯看不慣日後要嫁入越氏的五公主如此目中無人,讓酒樓掌櫃刻意將易儲之事,透露給五公主知情。

   程少商為了籌備皇后壽宴忙碌傷透腦筋,太子妃在一旁協助她,五公主氣沖沖來到東宮責問太子,為了王隆這一點親情惹怒聖上,動搖太子地位根本毫不值得,眼看無法說服太子,五公主還將此事鬧到宣后面前,氣的宣后氣鬱不進飲食。

   宣后不進食,眾人束手無策,唯獨程少商,略施小計,終於讓宣后用膳。翟媼見狀獨留程少商服侍皇后,駱濟通心裡則不是滋味,這程少商才進宮沒幾日,有帝后的庇佑,又嫁得如意郎君,自己日後則要遠嫁苦寒之地的西北。

   宣后病倒,太子前來探望,程少商為了不讓宣后繼續擔憂,提點太子在文帝面前,不該以太子的身分去為王淳父子求情,可以用親情打動聖上。果不其然太子去找文帝下棋,一場棋盤對弈,令文帝想起當年與其相處的親情。

   凌不疑看出是程少商讓三公主在祭奠上受罰禁足,並沒有責怪程少商,反而希望她在宮中毫無根基,切莫因得罪人,這種事就交給他來做,程少商提起易儲之之事,想起當日雁回塔之事,問凌不疑是誰要對付太子,稜不疑則要她與東宮保持距離,因為太子太過仁厚,身邊無德無才之人,才會佔據高位,已經引起朝中許多人不滿。

   翌日;朝堂上文帝當眾宣布,由太子代掌虎符,讓他調動兵馬前去救援王隆,此事引起兩派朝臣唇槍舌戰,眼看爭執不休,文帝出聲命凌不疑與眾位將軍商議,出兵去剿匪救回王隆。太子掌管虎符,內心惶惶不安,本欲讓凌不疑幫忙掌管,可凌不疑告訴太子,這是聖上對他的信任,切莫將虎符交給任何人。

   凌不疑語重心長地問程少商,是否是她給太子出謀劃策,如今聖上決定放過王家。他一在告誡程少商不要插手東宮,捲入朝中內爭,可程少商喊冤自己只是單純想幫皇后解憂,因為皇后真心待她。凌不疑告訴程少商,如今聖上放過王家,恐引起朝中許多人怨恨不滿太子,這把火更會燒向皇后,朝中的事牽一髮而動全身,其中錯中複雜不是少商能夠了解,兩人因此起了爭執不歡而散。

   程少商回府後,想起凌不疑說了,自己所做之事,很有可能幫不了太子,反而害了他,更會牽扯到皇后,令她越想越心煩不安.............。
   

第6集(33)...太子虎符被盜

  虎符放置東宮令太子日夜難安,在太子妃的建議下將虎符移至紫桂別院,那的守衛是太子妃的兄長孫勝的親信,可虎符還是遺失了,太子只能找來凌不疑想辦法。凌不疑無法認同太子優柔寡斷,任用無能親信,為幫太子解決麻煩,希望太子妃能出面將此次扛下,這樣程少商聽見,很是不悅,與凌不疑起了爭執。

月升滄海劇照

   而令凌不疑介懷的是太子妃召程少商來東宮,想利用她去跟宣后求情,將她牽扯進這件事。程少商從旁得知宣后擔憂善良的太子,明知太子性格不適合當儲君,可更擔憂從太子之位被廢之人,沒一個好下場。於是程少商找太子妃獻策,做了假的虎符。

   大軍出征剿匪,眾將士在萬將軍率領下,接過太子手中的虎符,此時;小越侯質疑虎符,想一窺虎符的真假,程少商以為自製的虎符會被揭穿,豈知凌不疑驗證虎符可二合為一,在遠處觀看的程少商心中明白,凌不疑又出手幫了她、因為她不知虎符有磁石,。原來凌不疑查出,是小越侯買通孫勝盜走虎符,想令太子無法收場,要查出虎符下落還需一段時間,為免虎符事情敗露,最後會查到程少商身上,只有請出霍氏虎符,幫助程少商度過此難。

   程少商想到凌不疑對自己的好,卻又質疑起自己成這個親是真的好嗎? 萬萋萋告訴她,你跟凌不疑在一起時,是開心的多,還是生氣的多,少商認真的數著手指頭算了起來,萬萋萋與姎姎看不過去在一旁說著,凌不疑曾對她做過的事,此時程少商想明白了。

   少商迫不及待去找凌不疑,怎知他一如往常,守在自家門前。少商除了感謝凌不疑幫了她,重要的是要告訴他兩句話,第一句、從今往後自己會使勁對他好,直到他厭煩為止。第二句、待我們很老時,當我想起你待我的好時,定不會忘記今日。凌不疑感動的希望能與程少商早日成親。

   凌不疑想在程少商與他訂親之前來見精神發狂的霍君華,少商親眼見到霍君華發狂模樣,還咬傷的凌不疑的手........。
 

第7集(34)...令人痛快的定親宴

   程少商親眼見到生病的霍君華,十分心疼凌不疑,而凌不疑對程少商用情至誠,用心至真,迫不及待想與少商設宴定親,於是兩人決定在三日後在曲陵侯府設定親宴。

   程少商回府後告知阿母,三日後便要與凌不疑定親,蕭元漪認為太過倉促,但也沒有反對。此時城陽侯夫人淳于氏前不請自來,美其名要來與蕭元漪商量定親之事,言詞間詆毀凌不疑不知尊重長輩,又以未來君姑身分送來兩名美貌的婢女要給兩人,程少商氣的與蕭元漪兩人怒懟淳于氏,忘恩負義,不知廉恥,淳于氏氣得發下語,決不會讓少商踏進凌家大門。

   定親之日,遲遲不見凌不疑,但他命人帶話給少商,今日無論遇見什麼人,發生什麼事,都不用慌,該罵就罵,該鬧就鬧,一切有他。爾後;淳于氏帶著汝陽王妃到曲凌侯府大鬧定親宴,仗著是皇帝的叔母,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也要為攪黃今日的婚事,教訓程少商。

   皇后出現制止汝陽王妃撒潑,為了汝陽王妃顏面,另闢一室與王妃,少商商議,可汝陽王妃依舊咄咄逼人,不將敦厚的皇后放在眼裡,直到凌不疑帶著文帝與越妃現身,越妃凜然的氣勢懟的汝陽王妃啞口無言,汝陽王更示意聖上,聯合眾人之力將汝陽王妃送入三才觀,任何人不得再去打擾,而本就不齒淳于氏的越妃也發話,淳于氏此後若無昭不得入宮,文帝更下令她不得踏出城陽侯府。

   汝陽王大讚令人痛快,今日不僅是凌不疑與程少商的大喜,更是汝陽王的大喜................。
 

第8集(35)...程少商深得皇后喜愛

   萬將軍剿匪凱旋,救回王隆,凌不疑盤查王隆來往信件,查清是文修君仿造軍令,皆因文修君急需錢財,補貼在壽春的小乾安王,才令王隆鋌而走險,文修君不但私自鑄幣,又偽造軍令,聖上盛怒下,格去文修君名號,賜白綾。凌不疑在一旁參奏,王淳父子已不適合在朝為官,原本太子要出面說情,在三皇子推波助瀾下,聖上意革去王淳父子官位,貶為庶人。

   王姈長跪長秋宮外,哭喊要皇后救王家人,就連平日與之親厚的五公主,也對她落井下石,唯獨程少商,憂心皇后為了王家傷心,於是利用親情良善,說服文帝,免了文修君一死,並賜予豐厚嫁妝給即將嫁到壽春的王姈。平日囂張跋扈的王姈不捨阿母被囚禁,前去探望,可文修君依舊不知悔過,即便賠上夫君與一雙兒女性命,也要守護乾安王族,王姈至此徹底對文修君死心。

   五公主到皇后跟前央求,希望能讓她操辦壽宴,皇后拒絕,心知她是想從中撈些好處,五公主不諱言,她需要養偌大的公主府,自然要想些門路撈些錢財,皇后告誡她嫁人在即,最好盡早遣散那些幕僚。

   程少商用心良苦,知道皇后喜歡甜食,自掏腰包買了甘蔗製糖,讓皇后打從心底高興,聖上與凌不疑隨後進來,也稱讚凌不疑的新婦很有孝心,高興之餘賞賜凌不疑二百戶食邑。

皇后不斷稱讚程少商,並提及駱濟通即將遠嫁西北,她想讓少商打理后宮事務,聖上也點頭贊同,還說起皇后壽宴是少商現在的第一要務,五公主眼看無法爭取到辦理壽宴,心中憤憤不平,當著駱濟通的面前挑唆她不如程少商。

   程少商不解為何聖上賞賜了凌不疑而不是自己,為何成婚後就不能做自己,皇后諄諄教誨告訴她,成婚後夫妻本是一體,少商自小孤獨長大,總想著自榮自辱,日後成婚,可不能在這麼想,皇后的提點,程少商想通了,若郎君是驕陽,光照萬里,那女娘亦可是繁星,燦爛星河..............。

 

第9集(36)...壽宴之日,五公主陷害程少商

   程少商用心操辦皇后壽宴,與皇后相處總能討她歡心,引起五公主的不滿,就在程少商與駱濟通奉皇后之命,將五公主領進長秋宮的世家子女送往永樂宮的路上,在五公主的授意下,程少商遭人推落水中,眾人圍觀起鬨,落井下石,五公主還在水中放蛇,少商險些喪命。在一旁的駱濟通屈於五公主的權勢,只能選擇閉不吭聲。

   凌不疑想念少商,前去探望,訴說思念之情,字字句句情深不已,少商因此想起白日落水受的委屈,一股腦躲進凌不疑的懷中嚎啕大哭,凌不疑不知所措,慌張地緊緊抱住她。凌不疑看出少商受人欺負,教她本事認命門,背後遭到偷襲時,如何反擊,然而凌不疑一個反手摟腰抱住少商,最後親手把自己的命門教給她。

月升滄海

   壽宴之日,有程少商精緻的山水布陣,更有凌不疑在一旁撫琴。眾人紛紛獻上賀禮,當太子送上的單薄壽禮,太子妃又言詞失儀,程少商見狀,上前解圍,並將所有功勞歸於太子。壽宴上太子的目光總是注視著曲冷君,太子妃發現後也是心理一沉。

   程少商替凌不疑擦去嘴角上的酒,還拿起凌不疑的酒卮喝了酒,兩人不顧眾人的眼光,甜蜜相望,心細的少商更發現他為了自己的要求練琴手受傷,感動心疼之餘,當眾親吻凌不疑,凌不疑自是歡喜的會心一笑,只有在遠處的袁慎與駱濟通心裡不是滋味。

   五公主見聖上當眾稱讚凌不疑與少商,心生噌恨,在少商離席後,拐騙酒醉的五皇子到鏡心湖。五皇子來到鏡心湖,本欲調戲程少商,卻被一手反制掉落水中。駱濟通趁著程少商離開之時,希望凌不疑能與她飲一杯酒,就在此時,五公主的人慌張進入壽宴,說五皇子與程娘子,在鏡心湖幽會................。
 

第10集(37)...

第11集(38)...

第12集(39)...

第13集(40)...

第14集(41)...

第15集(42)...

第16集(43)...

 

《上部-星漢燦爛-劇情分集介紹》

....資訊、圖片來源: 騰訊視頻官方微博 、愛奇藝

    宅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